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IT业界 >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文章来自:运筹帷幄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1-17 08:05:39
阅读:19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从10月份新机发售到热闹的双11,2020年各家旗舰手机售卖潮持续至今,然而热闹归热闹,终归少了些群雄争霸的味道。

双11各大电商平台中,苹果最热销的机型还是2019年发布的 iPhone 11 ,华为手机则鲜有进入各类型榜单顶部。华为的Mate 40、苹果的iPhone 12、小米10至尊版、三星的Galaxy S21等旗舰机都因为各种原因缺货或缺席。

各家姗姗来迟的旗舰机挡住了5G换机热潮,而原本根据10月发布的据《IDC全球智能手机跟踪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5G手机出货量约2.4亿台,而中国市场的贡献将超过1.6亿台,占比约67.7%。

其实,不少消费者都如王霞一样,手中的安卓机用了3年,由于想抢一部华为的高端机型Mate 40 Pro或者iPhone 12 Pro,在官网、线下经销商店、电商平台都交了定金,却一直无法买到,“双11那天零点也没抢到,不甘心去睡觉后,做梦都梦到了三回。”

“现在都不买性能差点意思的Mate 40或者iPhone 12,Pro系列才是真正的旗舰机。”但Pro系列也是更难进入量产的机型。供需不匹配最明显的一年,华为、苹果的代理商、经销商以及黄牛当然不会错过这场盛宴。

只是缺货、越来越涨的价格、捆绑销售等乱象,让这场千亿换机盛宴充满了闹剧。

缺货

华为和苹果,本应该在这一年上演巅峰对决。

不仅iPhone 12是苹果的第一部5G手机,Mate 40也是华为工艺设计的高峰。但两者却都有力使不出。苹果的代加工主要在国内,由于疫情原因产能不足,第一波最热的销量远不能满足。而对于华为来说,由于受到美国三轮制裁,手机芯片数量是大问题。

因此,Mate 40作为末代机皇注定无法满足市场整体需求,在这场争夺高端市场份额第一的竞争中被束缚了手脚。

“我们整个市才给了200台,最少加价800卖。”在华为Mate 40 Pro开售当天,某市经销商李锋告诉Tech星球,要买就早买,不然很快就会没。与此同时,华为郑州体验店也排出了长长的队伍景象。

但没货的速度,还是远远超出了大家的预计。很多机器都被提前定金和关系户预定,真正走向市场零售的并没有多少机器,李锋的机器也在两天内就卖没了。

不仅三四线城市如此,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一机难求也是现状。Tech星球走访北京多家华为授权的实体店,均表示手中没货,目前还有一大批交定金的用户没有拿到新机。

但在朝阳区某负一层的华为代理商中,商家表示手中有货,“7499元,要就马上闪送过来。”这家华为授权体验店牌子的店铺,甚至整个店面积也就在10平米左右,疫情中一度关店,华为Mate 40拯救了这家没有人流的店面。

唯一的店员张逸表示,每天都能卖几部,这几天黑色Mate 40 Pro价格更是上涨到8350元。由于新机比官网都溢价千元左右,所以利润还可以。

但张逸无法预测的是,如果华为手机芯片供应充足,这种溢价是否会长期维持,比如持续几个月。无可否认,很多人抢购mate 40系列,情怀因素也占了很大部分。

“最后一代麒麟9000,必须支持一记”,某位互联网大V在朋友圈晒出了其购买的华为Mate 40保时捷版,而为了购买这部手机,他付出了溢价5000元的费用。但在其看来还是值得,毕竟如果芯片情况明年也没有好转,这部手机可能就是华为手机的巅峰之作。

而李峰告诉Tech星球,在某省会城市卖出的一部华为Mate 40保时捷版,溢价已经达到了一万元,也是就是说,买下这部手机他要花费23000元。

按理说没了华为高端机型与苹果争雄,iPhone 12的销量必定火爆。据北京三里屯苹果旗舰店安保服务人员提供的数据显示:首日达到了3000人预约,14日最高达到了7000人,15日依旧还能维持2000人的数量,苹果旗舰店确实很火热。

然而,守在三里屯苹果旗舰店外的黄牛赵强却都高兴不起来,原因还是iPhone 12屯多了,没想到价格跌破官网价200-300元。iPhone 12和12 Pro官方价格没拉开大差距,很多人都选择Pro,造成12并没有受到热捧。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苹果 12Pro第一天卖了100多台,今天卖了10多台。” Rro和Max都是抢手货,而Pro加价1000元,Max售价也高达1万5。iPhone12亏钱,Pro和Max赚钱成了今天黄牛的真实写照,而在往年,第一批苹果手机都是抢手货。

在知名的手机集散地华强北,iPhone 12 Pro 128G的价格已经从10500降到了9600,一周时间直降900,但仍高于官网价格的8499元。而iPhone 12 64G已经降价了840元,价格下降到了5760元。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产能不足也是摆在苹果面前的问题,在最近一次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警告称iPhone 12,Mac,iPad和某些Apple Watch型号的供应会受到限制。

什么问题限制了产能,目前也众说纷纭,有说是因为疫情原因,位于郑州的富士康苹果代工厂人手不足,进而导致产能受限。也有分析认为,是苹果的电源管理芯片供应不足。

无论什么原因,苹果自身的产能原因,也让华为和三星缺席的高端市场竞争,没有呈现一边倒景象。

乱象

目前,华为和苹果供应正常的机型,仅有iPhone 12。在官网和京东渠道都难以预约到其他型号。

而苹果和华为都让相对高端且稀缺的Pro系列打前阵,也是促成这张抢购潮的主要原因。

很多苹果粉由于买不到渴望的Pro系列,又不想买价格差不多的12,所以更退一步买了价格已经跌破5千的iPhone 11。这是这次双11,iPhone 11热销的主要原因。但相当一部分准备换5G手机的果粉,还是在各种渠道抢购iPhone 12 Pro。

而目前市场上,不仅iPhone Pro等型号奇缺,颜色也成了市场上叫价的筹码。“蓝色卖的最多,金色最贵。”赵强告诉Tech星球,此前蓝色网上争议很多,有部分网友认为iPhone蓝和塑胶的拖鞋撞色。但是实际销售中,蓝色还是挺受欢迎的,“可能蓝色比较好识别”,赵强分析道。

而实际上,无论苹果还是华为,都没有对颜色售价做出差异售价,甚至一向良品率低的华为釉白色也没有特殊定价。

但目前华为Mate 40系列,仅在外观上就已经分为三个等级加价。普通的黑色和银白色基本加价300-800元左右,秋日黄和夏日绿加价500-1000元,保时捷系列加价至少3000元以上,随着麒麟9000芯片越用越少,华为Mate 40系列价格还在持续走高。

各家经销商不仅在外观颜色肆意加价,不少地区经销商依仗手头货源紧俏,还会进行捆绑销售等一些小动作。

深圳王先生就遇到这个情况,当地体验店要求费者必须购买点东西,比如40瓦的无限充电器,或者蓝牙自拍杆。王先生购买时,销售员要求他购买499元的碎屏险。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虽然这些东西都挺实用,但捆绑销售还是让王先生感受到了不愉快。他在微博上搜索发现,原来不只有他遇到这种情况,余承东和华为手机的微博下面,都有不少类似的抱怨。目前官微上,华为官方也都留言回复去处理。

而对渠道一向管理严格的苹果,其实也有不少捆绑销售的现象。11月15日是iPhone 12mini、iPhone 12 Pro Max可以直营店取货的日子,不少苹果直营店员工会反复推销用户选购1398起的Apple Care+服务。有网友表示“去年开始就这样了,挺招人烦的。“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这种情况也不难理解,供需的天平倾斜时,经销商很难不被利益诱惑,在天平的一端不断加筹码,直到消费者不能忍受,天平彻底失去平衡。

机会

5G经销商的乱象之下,也让不少人看到了机会。

2019年发布的iPhone 11并不是5G,很多果粉都选择等一等。华为是2019年发布的5G版P40。部分安卓用户已经提前体验到了5G,所以“从销量来说,iPhone 12 系列手机销量多一点,但是从热度来说,还是华为更受关注。”

北京经销商杨伟告诉Tech星球,目前很多用户都带着6S、7P以及X系列以旧换新,这些果粉都在等待新一代苹果5G手机。“以前发布一个月后价格才会回落,今年预计等两个月。”原因就是换代的用户多,而且苹果今年产能不够。

这让众多苹果经销商以及黄牛群体的红利期变长,并且能够“加价猛一点,加价时间长一点”,而且杨伟分析,由于华为未来将面临芯片短缺的无解难题,第三季度领先的5G市场份额,势必会被苹果蚕食。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但在当下,很多华为经销商还没有感到“寒冷”。反而对于华为经销商来说,从第一轮制裁消息传来,很多经销商的销量就突然变得更好了。

“你知道大家都不是从华为厂商直接进货,货都是先进普天或者联通等渠道商手中,然后这些货再分销给经销商。”李锋告诉Tech星球,这些货品的销售链条都很长。

所以在每年新品发布后,上一代产品还会有半年的销售期。“Mate 30我们预期卖到明年3月份,但是今年用户都挺认华为的,9月份手中的货就都没了。”疫情和封锁双重压力下,不少像李锋这样的华为经销商却卖得很热。

“Mate 40卖得更火,现在谁有货谁就牛。”Mate 40近乎无缝衔接Mate 30的热销,李锋现在天天被买家追着要货,“还有不少朋友没给拿货而不开心呢”,类似前文提到的消费者王霞,由于没有经销商朋友,连着两个星期每天上午10:08分,在官网、淘宝京东上抢购。

摆在苹果和华为经销商眼前,都是危中有机。如何抓住这些热情高涨的用户,提供优质服务并维护成粉丝群体,对于扩大自己所在地区的市场份额至关重要。

变局

尽管华为系列卖得火热,但李锋也知道,如果芯片问题在2021年初得不到解决,Mate 40系列很快就要成为绝唱。毕竟明年年底新机出来之前,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空档期。

华为不是没有做这方面的准备,北京某华为经销商薛辉告诉Tech星球,现在P40和Mate 30 5G版本,都能满足普通消费者的需求,这些将是明年年底新机出来之前,授权店售卖的主要产品。

这些产品实际上对于消费者来说够用,但对于想冲击高端的华为来说,也只能算是折中。在Mate40海外版先行公布售价,余承东提到Mate 40 Pro是1100欧元,薛辉由此预测国内Mate 40 Pro的价格会达到7499元,实际售价6499元,让他感觉还是很良心。

但是6000元这一价格档位,华为目前很难守住,后续主力销售机型P40 Pro和Mate 30E Pro,售价分别是5988和5299元起。相比苹果的iPhone 12和 12Pro价格还是差了一个档位。

不过,没了华为的竞争,苹果也并非高枕无忧。三星在美国和欧洲重回市场第一,小米在印度和欧洲市场的发力,也让苹果感受到竞争压力。当然,强大的苹果最需要战胜的,还是自己。

华为苹果经销商:5G换机潮的钱难赚

对于库克来说,可能是其10年雇佣合同的最后一代的iPhone,不仅难成苹果的代表作,工艺设计和性能各方面的平衡和取舍,还在外界面临不少争议。回归经典的iPhone 4直角设计,特殊的蓝色系,都令一部分用户喜爱一部分用户难以接受。

另外,iPhone 12系列对中国区消费者示好的动作,也未能换来大众的热捧。比如,苹果积极在App Store下架应用,而且调试新机的北斗性能,并且预备了8000万颗芯片,库克设想中的国内换机潮中、大家一蜂窝的去抢购iPhone 12的景象并没有实现。

不仅在四款iPhone12发布后的当日,股价跌了2.65%。甚至被指隐瞒iPhone中国销量不佳,库克被英国养老基金等股东提起集体诉讼。而且,禁止非授权经销商拼多多补贴出售iPhone 12的做法,虽能够维护iPhone 12的高端品牌形象,但不利于新机热度的聚集。

苹果新机不能大卖,核心原因还是在于5G手机推出的时间较晚,等产能充足再铺满渠道,也是到2021年的事情了。要知道姗姗来迟一个月的iPhone12,对比华为和小米在2019年就曾推出5G手机,苹果的iPhone 12对用户来说已经不算5G尝鲜了。

当下手机更新换代的频率是如此之快,智能手机一代旗舰机拉胯的影响都足以致命。譬如三星的S和Note系列,与苹果的iPhone、华为的Mate系列都是备受关注的年度旗舰机。但2016年三星Note7爆炸事件起,2018年三星S9又爆出类似情况,现在三星智能机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已经从霸主跌到不足2%。

如今,变局再一次露出端倪。

在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成功将三星拉下全球销量第一的宝座。然而,华为冲击世界第一的壮志未酬,苹果已经伺机而动。另外,也不要遗忘视线外的小米,小米能否代替华为抗住苹果在国内不断扩大的势力范围,甚至实现雷军提出的争夺欧洲市场第一的豪言,都有不小的难度。

或许也可以说,5G换机潮对每家都是一道大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