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互联网+ >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文章来自:知世故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7-11 22:29:29
阅读:22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虎牙斗鱼,婚结到一半,结果“婚前检查”没过。

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审查表明,腾讯在上游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市场份额超过40%,排名第一;虎牙和斗鱼在下游游戏直播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0%和30%,排名第一、第二,合计超过70%。

如果虎牙与斗鱼合并,腾讯将进一步强化在游戏直播市场的支配地位,不利于市场公平竞争、可能减损消费者利益。而腾讯提出的附加限制性条件承诺方案不能有效解决前述竞争关注。

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第二十八条和《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第三十五条规定,决定依法禁止此项经营者集中。

监管的大锤终于落地,而合并审查的这半年里,虎牙和斗鱼的市值,纷纷大跌超一半。

“游戏直播”越来越成为一个流量泥沼,虎牙、斗鱼、腾讯都深陷其中,未得出路。

反垄断敲碎了谁的梦?

最近的十年间,反垄断从一个陌生的词汇,正逐渐变得家喻户晓。

2014年,中石化拒绝销售云南盈鼎生产的生物产油,被判赔偿300万,并将其纳入销售体系。2015年,高通公司向中国支付60.88亿元的反垄断罚款,并执行整改计划。

2020年12月14日,依据《反垄断法》,分别对阿里巴巴、阅文集团、丰巢集团处以罚款,其中阿里巴巴的罚款金额高达182.28亿元。

2021年7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对互联网领域22起案件做出处罚,其中已经被网信办要求下架APP的滴滴,涉8起案件。

中国的反垄断举措不断升级,不分行业、企业性质,只要确实存在垄断行为,就将纳入反垄断调查和进行处罚。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今年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知识产权保护规划》,把反垄断的行动提上日程,明确提出:将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案件的审理工作,防止资本无需扩张,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斗鱼和虎牙合并被禁止事件的公告,标志着反垄断案件有两个明显转变,一是事前防范,二是加强解释。

此前的反垄断案件,往往是事后进行处罚。比如高通一案,虽然罚款巨大,但垄断事实已经产生,对消费者利益的伤害已经存在,处罚只能一定地挽回损失。而从蚂蚁金服上市被阻,斗鱼虎牙合并被禁,可以发现,反垄断措施在提前,在垄断行为发生前。

而此次公告的解释也更加清晰,公告写道“腾讯在上游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市场份额超过40%,排名第一;虎牙和斗鱼在下游游戏直播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0%和30%,排名第一、第二,合计超过70%。”

而腾讯控股通过其附属公司拥有虎牙36.9%的股权,占虎牙总投票权的50.9%。同时,腾讯也是斗鱼的最大股东,持有斗鱼公司约38.0%股权及投票权。

如果真的合并成功,腾讯将形成游戏行业的垄断。

通告同时写到:“腾讯有能力和动机在上下游市场实施闭环管理和双向纵向封锁,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不利于市场公平竞争、可能减损消费者利益,也不利于网络游戏和游戏直播市场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营业额上,虎牙斗鱼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0%和30%,合并后超70%,活跃用户上,虎牙和斗鱼分别超过45%和35%,合并后超过80%,主播资源上,双方市场份额均超过30%,合计超60%。

集中后实体有动机实施双向纵向封锁。一方面拥有游戏IP的腾讯,可以要求其他直播平台不能报道和直播,比如目前西瓜视频就不能使用王者荣耀直播。另一方面直播平台,可以仅推广腾讯旗下游戏。游戏商和游戏直播联系太过紧密,切实影响到了行业的发展。

而除此之外,腾讯游戏拥有最大市场份额,斗鱼、虎牙作为国内最大游戏直播公司,两者的用户,都以年轻人为主。倘若使用一套价值话语,将会对青少年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进而影响到整个年轻群体的价值观。

比如此前“斗鱼一哥”卢本伟在直播间里教唆粉丝骂人,引来共青团中央、焦点访谈点名批评,最后被斗鱼永久封禁。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聊天中调侃“南京大屠杀”,也引来官媒点名批评,最后被封杀。

主播,尤其是游戏主播拥有着大量年轻粉丝,其一言一行,都对粉丝有着很大影响。而合并之后,在对青少年价值观的影响能力上,腾讯形成了当之无愧的垄断。而这种价值观的垄断,比实体的垄断,更加可怕。

合并迷局

过去的一年里,从传出合并的讯号,到被禁止合并。斗鱼和虎牙的股价像是做过山车一样,斗鱼最高20.54美元,最低5.23美元。虎牙最高50.82美元,最低11.78美元。

曾经从直播江湖的血腥厮杀中,活下来的幸存者,日子并不好过。

2010年,杭州边锋网络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开始测试在线直播,手下有两个项目,酷秀直播和飞火直播。两个项目虽然最终死掉,但好在积累了直播的技术。

2013年,边锋收购了AcFun,边锋武汉分公司的团队在其基础上做了个直播项目,名字叫AcFun生放送。后来陈少杰和边锋总裁的意见不和,分道扬镳,AcFun生放送独立出来,2014年初陈少杰将其改名为斗鱼直播。独立后,斗鱼发展非常迅速,用重金签下各游戏知名选手,甚至战队,改名后短短三个月,日活跃观众翻了10倍。

2014年,斗鱼直播吸引到了第一轮投资,奥飞动漫投资了斗鱼直播2000万。随后2016年B轮获得了腾讯领投的超一亿美金,C轮获得凤凰资本和腾讯公司领投的15亿人民币。

而虎牙的发展路径则与斗鱼截然不同,虎牙直播的前身是YY游戏直播,背靠着上市公司欢聚时代。欢聚时代成立于2005年, 2012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语音平台提供商,是团队语音提供商。旗下有YY语音,多玩游戏平台等多款产品,注册用户达到7.7亿人,月活跃用户达到1亿。

相比于斗鱼,虎牙根基深厚,技术扎实,用户丰富,所以,虎牙直到2017年才开始第一轮融资,由中国平安领投。2018年虎牙完成B轮融资,腾讯独家战投。

而资本财务的扎实,及有母公司为上市公司的经验,虎牙也顺利弯道超车,领先斗鱼,于2018年5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而斗鱼则在2019年7月17日才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成功。

虎牙和斗鱼的合并,从2018年腾讯投资虎牙时就有了端倪。当时腾讯给虎牙提了个条件,未来第二年,第三年时可以以市场竞争价获得虎牙控制权。2020年4月3日,腾讯宣布控股虎牙。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而斗鱼CEO陈少杰也在斗鱼2019Q3财报上说:“斗鱼和虎牙合不合并,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意愿。”

直播行业太烧钱了,而腾讯作为两家直播行业领头羊的金主,减少内卷,控制成本,也成了其必然的愿望。而合并也早有先例,2016年滴滴,优步进行合并,结束了网约车的烧钱时代。

到了2020年10月12日,似乎时机已经成熟。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双方已签订“合并协议与计划”,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合并。根据合并协议,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的方式合并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斗鱼将成为虎牙全资子公司,并从纳斯达克退市。

虎牙首席执行官董荣杰称:“如果与斗鱼的合并顺利完成,我们对其中蕴含的机遇感到非常振奋。”

而根据合并计划,最开始,腾讯计划是将自家旗下“企鹅电竞”游戏直播业务转让给斗鱼,斗鱼整合企鹅电竞后,再与虎牙合并。而合并后,腾讯将拥有新公司67.5%的投票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一切看起来似乎很符合腾讯的心愿,但是万万没想到,当年11月,风向突然转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根据指南要求,当月腾讯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斗鱼虎牙合并一案的经营者反垄断集中申报。

审查经过多次资料补充,直到今日终于出了结果,公告禁止虎牙和斗鱼合并。

审查的半年里,虎牙和斗鱼的数据下滑严重。

据公开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斗鱼的均MAU为1.92亿,付费用户为700万,付费比例为3.6%,但去年同期斗鱼的付费比例为4.8%,下降幅度明显,而虎牙也出现相似程度的下降。

虎牙一季度营收26.05亿元,同比增长仅8%,斗鱼成绩则更加难看,一季度营收21.53亿元,同比下滑6%。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甚至有分析师称:“若是合并不成,虎牙和斗鱼只能陷入温水煮青蛙,慢慢被淘汰的局面。”

游戏直播的残酷物语

曾经的游戏直播,是市场当之无愧的宠儿,而斗鱼正是这波浪潮的弄潮儿。

在直播平台的赛道上有条潜规则:得主播者得一切。所以各家平台,在签约主播的时候,非常舍得出血。

斗鱼最巅峰的时候,花费6000万从虎牙直接挖走了包括“五五开”、“洞主”在内的六大主播,一时风头无两。而斗鱼的资本玩法,更是吸引了一大波资本纷纷入局。

2015年到2016年,是整个直播平台最混乱的两年。

龙珠直播,战旗直播,企鹅直播,熊猫TV,全民直播纷纷入局,互联网巨头背书,动辄千万挖主播,而其中熊猫TV的一生,似乎注定了游戏直播的终局。

斗鱼虎牙没通过“婚前检查” 谁最受伤?

万达太子王思聪领衔的熊猫Tv简直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诞生之初,王思聪便凭借自己在电竞圈王校长的身份,招徕了诸多电竞明星。

成立不足两年内,熊猫直播便获得了超16.5亿的融资,互联网大佬周鸿祎、兴证资本、光源资本也纷纷加入站台。

但即使,资本如此丰厚,关系圈如此硬实,熊猫TV还是倒在了决赛圈前,归根到底,就两个原因,烧钱太快,变现太难。

在游戏直播的收入中,80%都来自于打赏,尤其是土豪用户的打赏,而土豪用户又是跟着自己喜欢的主播走,这就造成了主播的身价水涨船高。

平台烧钱竞争一个热门主播,成了这个行业疯狂的前哨。

现斗鱼主播大司马,曾经是一名虎牙主播,在合同未到期时,直接跳槽斗鱼。虎牙起诉大司马,索赔1000万,据悉,大司马的违约金足足高达1300万。

平台用天价挖来热门主播,又用高额的违约金绑住主播,成了直播行业习以为常的一件事。尤其是斗鱼和虎牙的争斗,更是惨烈。

除了主播的竞争外,对赛事直播权的竞争也愈加激烈。

就在斗鱼和虎牙传出合并风声的时候,斗鱼却在未获得虎牙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在直播中使用了虎牙享有国内独播权的CSGO赛事画面,斗鱼最后被法院判偿虎牙100万元。这一案也成了国内首次认定的电竞赛事直播著作权侵权案。

龙争虎斗,殃及池鱼,在极其烧钱的竞争环境下,其他直播平台,要不破产,要不苟活,只有斗鱼和虎牙坚持到了决赛圈。

但是当两者进入到决赛圈才发现,原来给他们致命一击的,根本不是自己原来的竞争对手。在直播平台,疯狂烧钱的时代,短视频崛起了,大量消减了原属于直播平台的时间。

而快手和B站从视频到游戏直播的路径,也夺走了不少游戏直播的用户,甚至B站直接出手,签下了原斗鱼一姐冯提莫,带走了大量用户。

站在决赛圈的斗鱼和虎牙,发现烧钱烧到最后,却可能面临一无所有。

而腾讯方面,也在市场监管总局的公告发布后不久,发出公告进行回应:“今日,腾讯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出的《关于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案反垄断审查决定的公告》。公司将认真遵守审查决定,积极配合监管要求,依法合规经营,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不知道,发公告的腾讯的心里有多难过。

写在最后

增长乏力,盈利困难成了直播平台到最后的难解之局,两家本期待,通过合并减少“军备竞赛”,在共同的危机下,曾经的敌人也能亲如一家。

但如今,这个如意算盘,被《反垄断法》终结了。留在斗鱼和虎牙面前的,是一条,困难重重的求生之路。

暴跌的股价,发展的瓶颈,外来的竞争,直播平台到如今,该如何给投资者信心,又怎样收拾现在的局面?

是不破不立,还是寂寞死去,这一切,只有时间来检验了。

但至少,作为两大游戏直播平台的大“家长”,腾讯游戏王国的梦彻底破灭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