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互联网+ > 从盗版到“猪食”、低智,爱优腾炮轰短视频,长短视频水火不容?....

从盗版到“猪食”、低智,爱优腾炮轰短视频,长短视频水火不容?

文章来自:楼事纪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6-05 07:32:11
阅读:3

文/陈畅

6月3日,几位头部视频平台高管的发言,让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热闹非凡。

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在大会上痛批短视频,称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长期影响用户心智。“那些在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

从盗版到“猪食”、低智,爱优腾炮轰短视频,长短视频水火不容?

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为此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大段文字回击称,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但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

高管回击还不能完全表达愤慨,4日,字节跳动在官方公众号发表《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表示:“猪食论”是极其傲慢且不公允的。“短视频作为一种全新的传播形式,帮助无数普通人记录分享自己的生活,让更多人看到更大的世界。此外,也有非常多的艺术家、大学教授、科普工作者在借助短视频,传递知识和文化。”

腾讯为什么对抖音等短视频作出如是评价?实际上,包括爱优腾在内的长视频平台们,对短视频的“围猎”早已开始。

腾讯、字节的短视频之战

有业内人士认为,腾讯高管此次对短视频“出言不逊”,很大原因是因为腾讯在短视频领域,可以用“入局很早,落个陪跑”来形容。从时间线上看,腾讯的短视频应用微视比火遍大江南北的抖音出现还要早几年推出,微视第一次上线是在2013年,抖音诞生于2016年。

微视上线的目的本是腾讯为了应对秒拍和快手等应用,但是,很快微信推出了小视频功能,微视也后继乏力,于是腾讯在2017年4月暂时停用了微视,并投资了快手。

但作为短视频领域的后起者,抖音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出乎了腾讯的意料。在2018年,腾讯又重新复活了微视,且同时上线了“下饭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三款短视频应用。但显然,这为时已晚,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一季度,抖音单季度抖音App下载量已经超越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一款iOS应用。

视频号成为腾讯手上宝贵的一张短视频王牌。但与抖音、快手在短视频行业的渗透力相比,虽然坐拥微信超过12亿月活跃用户的庞大“后备军”,视频号还一直给人不温不火的感觉。

视频号如何商业化变现,也成为行业一直好奇的问题。知名电商分析人、海豚社创始人李成东曾向AI财经社表示,视频号想要做好必然面临变现问题,直播带货最直接、最有效。有赞创始人兼CEO白鸦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认为,对于微信视频号创作者来说,卖货也是最长期、最持久的商业化方式。但以“克制”出名的张小龙,何时会向C端用户“举起镰刀”,还是个未知数。

长短视频版权之战和流量之争

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矛盾,也包括版权之争。这在这次大会上,也趋于白热化。后者被批评称侵害了长视频平台的利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比如用4到9分钟把一部电影彻底解说清楚,或是足球比赛射门后铺天盖地的视频,这类“二创是用没授权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东西,掩盖盗版的本质”。

优酷总裁樊路远则叫B站为“大哥”。他说,现在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是“难兄难弟”,“三家市值全都比不上B站。他说视频已经成为一个热血青年,视频企业不能培养年轻人盗版盗播剪辑。”

前不久,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发布联合声明,谴责B站盗播了长视频平台上的《老友记重聚特辑》。随后,B站已下架相关视频,搜索“老友记”等相关关键词已无搜索结果。

上一次长短视频平台公开对战,还是4月份,爱优腾、芒果、咪咕五大平台,以及17家影视协会、50余家影视公司共同发声,联合抵制短视频平台对未授权影视作品进行切条、搬运、速看、合辑等。此举也明显是针对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而来。

国家电影局当时也发表声明称,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将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积极保护广大电影版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2020年11月极光大数据显示,爱奇艺APP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44亿;腾讯视频APP月活跃用户为4.31亿,排在第二;优酷视频、B站、芒果TV分列第三、四、五名。

长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之争加剧。对长视频平台们而言,其购买影视剧版权和自制剧,均投入巨大;但是,涌入短视频的巨大流量,在近年来,却给快手、抖音等平台带来了巨大的广告收入。

快手最新财报显示,其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已达5.198亿。同时,该季度公司收入达人民币170亿元,同比增长36.6%,三大核心业务为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服务,线上营销服务收入由2020年同期的33亿元人民币增加161.5%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86亿元,对总收入的贡献首次超过50%。今年2月,据字节跳动CEO张楠透露,抖音月活突破5.5亿。

根据B站日前发布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广告收入达到7亿元,成为B站收入增速最快的业务,同比增长234%。在这之前,B站的广告收入已连续实现七个季度同比加速增长。

夺回“流量”,也让长短视频之争摆在了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