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互联网+ > 柳青偏爱“少数派”

柳青偏爱“少数派”

文章来自:电子商情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07 12:46:58
阅读:38

柳青偏爱“少数派”

柳青在微博上转发过一句话:“你必须时时逼迫自己,并且保持清醒,如此你才能继续前进,除了‘自我设限’,什么都不是问题。”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玄璇

头图制作|肖丽

柳青有了新身份。

2月22日,滴滴发内部信宣布总裁柳青兼任首席人才官一职,负责公司人才发展计划。

过去一年多,滴滴为实现2020年年初提出的“0188”目标,多业务全面出击。根据该计划,滴滴要在三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出行渗透率8%,全球月活跃用户超8亿。

快速增长的新业务、持续拓展的海外市场,都需要有人才投入,发掘、激发和培养人才将会是柳青今年的主要工作之一。

柳青可能是滴滴管理团队中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作为滴滴人才官,柳青的理念是“不错过任何一种才华”。一件和激发人才有关的小事是,每次开会,柳青总会鼓励坐在角落的员工发言:“要去鼓励他们向前一步,唤起那种我是主人。”

在人才渴求的背后,滴滴正逐渐穿越低谷,重新走上发展快车道。过去几年里,滴滴曾因安全事件被打入谷底,“脸着地摩擦”。慢慢爬回峰值后,又遇到疫情,业务停摆,几乎归零。直到去年十一前,业务又回到峰值,9月30日这天因长假到来出行需求爆单,滴滴全球订单突破6000万单。

在这一过程中,柳青扮演了破冰者的角色——不断突破自己,打破包裹在滴滴表面的冰块,和管理层一起带领滴滴走出困境。她在微博上转发过一句话:“你必须时时逼迫自己,并且保持清醒,如此你才能继续前进,除了‘自我设限’,什么都不是问题。”

让科技有温度

科技是滴滴成长的基石,柳青加入滴滴,希望“科技让出行更美好”。但在滴滴从波峰到波谷的过程中,团队对行业有了重新认知。

“一路过来,感觉科技已经不足以定义我们这个行业了,我们一帮热血的同学们,需要重新找突破点。然后我们发现,原来这个行业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服务属性,所以它是一个科技和服务的行业。”在滴滴第一次举办的媒体开放日上,柳青这么说。

在被舆论围攻时,柳青走到台前,站出来接受炮火,打破包裹在滴滴表面的冰块。通过微博、抖音,柳青承担起滴滴管理层代言人的角色,打开与外界沟通的窗口。

发生极端事件时,柳青现身一线。2019年3月常德发生乘客杀害司机事件,柳青决定去看望家属。柳青路上一直在想如何安慰家属,但见到家属哭的瞬间,感觉说什么都是苍白,重要的是陪在他们身边一起面对。想到顺风车事件后的应对方法,柳青感觉“没有第一时间去探望家属,都是懊悔不已”。

实际上,柳青是不愿意在公众面前侃侃而谈的。柳青过去在高盛接受的文化是不突出个人,所有人都是规范化的职业经理人。但在滴滴当时的情况下,柳青决定突破自己。滴滴整改进展开始在微博上公布时,留言里大多是批评甚至谩骂。随着沟通的进行,表示理解和支持的留言渐渐多了起来。

程维曾评价柳青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少有的、真的在乎别人的人”。柳青的这种同理心,让她更擅长参与制定和用户相关的策略。

去年滴滴推出了首款定制车D1,收集了很多建议,最后设计出更安全的侧滑门、前后排座椅加热功能等,柳青在其中考虑到了很多细节,尤其是女性乘客的需求。

滴滴两次跌入谷底,如何鼓舞士气、让组织更有活力成为柳青思考的问题。

内网的匿名区和吐槽大会是激活滴滴内部开放文化的有效尝试。去年开始,柳青还参与到新员工培训中。因为疫情,培训在线上进行,为了让员工同时在屏幕内看到自己和PPT,柳青制作了纸板上的PPT,每讲一页,就举起手上的大纸板给员工演示。期间主动发言互动的新员工,柳青有时会让助理记下他们的名字,结束后送每个人一个礼物。在滴滴,柳青参加的会议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圆桌边的椅子必须坐满了,才能坐到后面去,鼓励每个人发言。

和柳青合作完项目后,很多员工都收到过柳青写的卡片,感谢员工的付出和努力。有一位员工讲述,在第一次接到柳青批评他的电话时,柳青铺垫了很多遍“我要批评你一下真的要批评你一下”,“因为我们也熟了所以我要直接给你个建议”,才开始说具体内容。柳青曾经在采访中说自己是“纠结型人格”,她身边的员工则认为,可能是因为她考虑的太多。

柳青在一次访谈中说,30年后,同理心或将是组织运营中的关键因素。创建新公司的成本很低,人才往往想走出去,如果你要留住他们,必须理解他们。

技术打破天花板

2018年的一个国际论坛上,主持人问柳青,科技如何改变了和她一样的中国女性?柳青回答:“技术打碎了‘隐形的玻璃天花板’。中国有句成语叫‘埋头苦干’。刚参加工作时,我曾经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写了项目建议书,可是开会时,我却坐在角落,让其他人来发言。这是文化上的问题。但科技打破了天花板,比如我们公司有3000多名女工程师、产品经理和分析师,大多都很优秀。”

现在滴滴的产研团队工程师中有40%是女性。柳青很自豪:男女都有平等的权利去获取技术,技术降低了获得教育和资金的成本,更多女性创业者因此获益。技术也让女性更自由,其中包括出行的自由。滴滴在今年3月8日发布数据,有273万女性司机在滴滴上获得收入。

曾经在华尔街,女性是少数派,这让柳青来到滴滴后更加关注公司中的“少数派”。柳青牵头成立了滴滴女性联盟,制定了针对职场女性的关怀政策。在柳青的不少微博后,都有一句女性联盟的slogan,“Be great,Be you.”柳青希望有更多的女生可以像男生那样,聊出自己未来30年的规划,不用担心事业可能受到生育、家庭的影响。

作为三个孩子的妈妈,柳青仍然要面对生活和工作的平衡问题。她注重陪伴的质量,晚上常常工作太晚来不及陪孩子,就坚持每天早上和孩子一起吃早餐。柳青的孩子都已上学,她从不把他们当孩子,总是和他们讨论公司里发生的事。周末会有大家庭的聚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每次看到孩子写给她的卡片、一起旅行的视频时,柳青就会充满力量。

“这个时代在进步,中间会有很多的挫折,但是科技的大潮会带着我们往前走。”柳青在去年11月滴滴定制车发布会上说道。

滴滴管理团队定期会拜访其他领域的优秀企业,这在内部被称为“开天眼”。团队去年拜访了泡泡玛特、B站等公司,对如何与年轻人相处有了更多了解。拜访完两家公司后,柳青感慨,“不断突破认知边界的感觉非常好。”

在不断突破自我的努力下,柳青正试图让滴滴打破出行的天花板,蜕变得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