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互联网+ > 快手跻身Top5背后:抓住了风口,正迎接风暴

快手跻身Top5背后:抓住了风口,正迎接风暴

文章来自:心悦来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05 10:53:53
阅读:63

快手跻身Top5背后:抓住了风口,正迎接风暴

2月5日,头顶着“短视频第一股”的光环,快手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1024。

受疫情的影响,上市仪式在快手北京总部进行,6位快手用户受邀成为敲锣嘉宾。据悉,这6位快手用户分别是英国牛津大学博士戴伟、四川甘孜的藏族姑娘卓玛、00后音乐创作人陈逗逗、美食领域超人气达人陕西老乔、贵州“侗家七仙女”发起人吴玉圣以及广州电商主播芈姐。

快手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宿华在上市演讲中表示,在快手很早期的时候,就想象过上市的情形,在他的想象中,敲钟的就应该是快手的忠实用户,而他和程一笑则会留在工位上写代码。

宿华称,2011年,快手开启了短视频时代。通过十年的不懈努力,让视频的表达方式被更多的人接受和喜爱。这打破了文字表达的门槛,也打破了文化的界限,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表达、有机会被看见。那些原来沉默的大多数,可以不沉默;那些原来普通的人,可以不普通;那些原来平凡的事物,就不再平凡。

快手之所以选择1024作为股票代码,也是因为1024是2的十次方,它代表了一行行的程序代码,代表了科技的力量,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我们希望用科技的力量,让劳动和创造释放更大的能量,让价值创造者得到更好的回报”。

宿华表示,今天的公开上市,对我们来说,是接受公众考验的新起点,更是我们迎接更多更大机遇和挑战的新起点。

9点30分港股开盘,快手的开盘价为338港元/股,较发行价115港元上涨193%,快手市值达到1.38万亿港元,成为仅次于腾讯、阿里巴巴、美团和拼多多的第五大互联网公司。

实际上,在全球发售阶段,快手就受到了市场的热捧。据快手披露,预计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412.76亿港元,其中,香港发售股份获得约1204.16倍超额认购,国际发售则获得约39倍超额认购。

倘若超额配股权悉数行使,则期权授予人将获得出售4045400股B类股份的款项净额4.58亿港元,快手公司则获得发行50737300股新B类股份的款项470亿港元。

全球发售期间,快手还敲定了10家基石投资者,共计投资24.5亿美元,认购的股份占总发售股份的45.23%,占全球已发行总股份的4.02%。其中,The Capital Group Funds为最大基石投资者,投资5亿美元。

对于所筹款项,快手表示,约35%将用于增强公司生态系统;约30%用于加强公司研发及技术能力;约25%用于选择性收购或投资产品、服务及业务;约10%用于运营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从2014年6月至2020年2月,快手共进行过六轮融资,累计融资额约48.11亿美元,其中,仅最后的F轮就融资30亿美元。

股权方面,快手联合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分别持股12.65%、10.02%,按照快手目前的市值计算,宿华和程一笑的身家分别达到226亿美元和179亿美元。

机构持股上,腾讯为快手最大股东,持有21.57%股权,五源资本持有16.66%、DCM持有9.23%、DST持有6.43%、百度持有3.78%、红杉资本持有3.20%。按照最新市值计算,腾讯持有的股票市值也达到386亿美元,投资回报十分可观。

不过,快手目前的市值要高于一些市场研究机构此前的预期。国信证券此前采用股权自由现金流(FCFF)估值方法分析,认为快手2023年的合理估值为市值1141亿至1264亿美元(约8845.8亿至9799.4亿港元),对应2023年市销率为5倍至5.5倍。

从工具到社区

快手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2011年,但准确来说,过去九年里,快手经历了两个阶段,现在大家更为熟知的短视频平台形态,是从2013年才开始,在此之前,快手是一个GIF工具形态。

所以,2013年是快手的关键转折点,现任的快手董事长宿华也是在这个节点加入。在快手官方发布的《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一书中,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在序言中,记录了快手从第一阶段转向第二阶段的过程。

张斐是快手的第一位投资人,也是快手发展的全程见证人。张斐刚接触快手的时候,它还叫GIF快手,是程一笑个人开发的软件,后来,张斐决定投资快手之后,才帮助快手成立了公司。当时,晨兴资本投资200万元,拿到快手20%股权。

拿到投资后,程一笑也意识到工具产品的瓶颈,于是在2012年11月左右,快手开始向社区方向转型。但转型过程并不顺利,产品的日活也涨不上去,而且第一笔融资也花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在转型不顺的情况下,资金状况也即将告急。

据张斐透露,在快手最困难的时候,程一笑想过把快手卖给一下科技,但一下科技的创始人韩坤当时并没有看上快手。

这一切都发生在2013年。在快手最低落的时期,张斐建议程一笑找一个CEO来和他进行互补,而程一笑也接受了这一提议。

后来,张斐经人介绍认识了宿华,当时宿华在做一个名为“圈圈”的社会化电商项目。在张斐看来,宿华正是合适的CEO人员,一方面,其在谷歌、百度都工作过,能力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宿华还有多次创业经历,这证明了他的野心。

经过几次沟通,宿华于2013年11月加入了快手。张斐表示,宿华和程一笑,一个懂技术,一个懂产品,是很好的组合,而为了吸引宿华加入,当时的晨兴资本和程一笑团队分别稀释了一半股权,拿出50%给了宿华和他的团队。

其实对晨兴资本和程一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决定,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宿华的加入,会给快手带来什么,但却要先拿出一半股权。而他们的决定,也为快手日后的成功,铺垫了一些故事色彩,宿华加入快手后,担任CEO统管公司,程一笑则主要负责产品。

宿华的加入,使快手的工程能力、系统性能的稳定性和架构等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更为重要的是,基于快手此前在谷歌和百度的工作经验,宿华带领快手大幅改进内容推荐应用的算法及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快手实现了更高效及更具个性化的内容推荐。

张斐称,当年宿华的方法论和今日头条的方法论是一模一样的,而快手对算法的运用要比今日头条早,并且比今日头条做得更好。

得益于更高效的分发,快手的用户规模开始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很快达到了百万日活。必须承认的是,宿华的加入真正开启了快手发展的第二阶段,尤其是其对算法推荐的应用,让快手掌握了用户增长秘籍。

现在,宿华担任快手的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主要负责快手的战略及关键决策,包括战略方向制定、业务管理、业务创新、技术、研发、企业文化、公关宣传、政府事务、财务、法务、商业化、人才招聘及海外拓展。

而程一笑担任快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兼首席产品官,主要负责快手产品相关的事务,包括开发新应用程序、产品迭代、开发新应用程序功能及用户界面优化。此外,程一笑还领导快手的新业务孵化、生态系统的维护及发展,以及负责战略投资及收购。

撕掉旧标签

成功转型短视频平台后,快手驶入了发展快车道。根据招股书,快手2017年、2018年、2019年的平均日活跃用户分别为0.66亿、1.17亿、1.75亿,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数则为2.63亿。

有多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他们最初接触快手,是因为公众号“X博士”2016年发布的文章——《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

文章第二段写道:“也许朋友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快手这个软件,但事实上我要告诉你一个吃惊的数据,这个app是中国流量第四大的手机应用,仅次于本站微博,日活量一千多万”。

可以看出,快手当时知名度显然不如它的流量排名高,而真正让这篇文章成为爆款的,是它描述的关于快手上的各种来自中国农村的视频,比如自虐视频,当时快手可以看到吃各种异物,再比如一些农村儿童的视频,更是让人感到震惊。

当然,这些视频现在已经不会再出现在快手上,但X博士这篇文章描述的内容,却真实存在过,而这些,也为快手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2016年,快手推出了直播功能,到了2017年第四季度,若以虚拟打赏所得收入计,快手已经成为全球最大单一直播平台。如果不是抖音的出现,快手可能会成为近两年整个短视频风口最大的受益者。

但是,2016年9月上线的抖音,在2018年实现了用户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并于同年超越了快手,成为用户体量最大的短视频平台。

关于抖音和快手,东方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分析称,抖音、快手的最大共性在于技术进步下媒介的便捷性和算法的先进性,这也是二者近几年成为增长最快的互联网产品的核心原因之一。

而二者的不同点则是,它们的底层价值观和出发点不同造成了产品内容分发算法逻辑的差异、社区运营的差异、产品形态的差异,这些差异也造就了两个平台不同的社区内容生态、创作者生态、用户心智及归属感、用户增长速度、服务商生态及变现路径。

尽管出发点有所差异,但随后抖音和快手的发展路径似乎是相向而行,二者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从快手的角度来看,其于2020年9月进行了自2014年由GIF工具转型短视频社区以来的最大规模升级,其中产品最显著的变化是,在首页“关注、发现、同城”三大Tab基础上,增加了底部导航栏和“精选”Tab,支持单列上下滑体验。

这实际上是快手从私域流量向公域流量拓展的一个重要体现,现在打开快手,优先展示的是面向公域的“精选”栏,它从产品形态上,已经和抖音相差无几。有快手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对于快手的8.0版本,内部也有过反对声音,因为转向公域,难免会触动到原先私域流量的奶酪。

但结合快手近期的发展以及招股书,就能明白,快手转向公域流量是一种必然。过去过于依赖私域流量,导致快手被打上家族化的标签,而且用户增长效果也不及抖音,在营收上,快手的商业化路径也更加窄。

根据快手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6月、9月和11月,快手的日活分别为2.58亿、2.62亿、2.63亿,用户增长放缓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不仅如此,这还是在快手大力增加营销费用的前提下。

截至2020年11月30日止十一个月,快手的总收入为525亿元,毛利为209亿元,毛利率为39.9%,经营亏损为94亿元。招股书称,经营亏损主要是由于快手致力扩大用户群和提升用户参与度、提高品牌知名度及发展快手的整体生态系统,导致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收入的百分比增加。

目前,快手最主要的变现方式为直播、在线营销服务和电商,其中,直播是快手最核心的营收来源。

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直播收入的占比分别为95.3%、 91.7%、80.4%及68.5%,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7%、8.2%、19.0%及28.3%,其他服务(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收入的占比为0、0.1%、0.6%及3.2%。

而直播收入主要来自于用户的打赏,在线营销服务主要来自于广告。单从营收能力来说,直播收入过于依赖用户和主播间的互动,平台很难直接推动,所以,快手要想进一步扩大营收规模,开放公域流量吸引更多品牌广告投放也成为了必然选择。

上市,是快手阶段性的胜利,也是其作为创业公司,向投资人的一个交代。更为重要的是,上市之后,快手有了更充裕的可支配资金,可以帮助它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事实上,也如宿华所言,上市确实是快手迎接更多更大机遇和挑战的新起点。在整个互联网用户流量见顶的背景下,短视频的用户总量天花板也已经显现,未来短视频平台的竞争将是更为残酷的存量竞争,除了老对手抖音外,视频号的加入,也成为一个不容小觑的蛋糕分食者,在这样的环境下,快手如何守好疆土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张,将是它要给资本市场回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