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前沿科技 > 手机数码 > Apple Music调高了分给版权方的版税,然后呢?

Apple Music调高了分给版权方的版税,然后呢?

文章来自:夏末樱花落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27 10:32:29
阅读:20

最近Apple Music宣布了一件大事:决定调高分给音乐版权方的版税。

据外媒报道,苹果公司在4月中旬给音乐人、唱片公司及版权代理商等音乐版权方的一封信中表示,歌曲每在Apple Music播放一次,就会支付给相应歌曲版权方1美分的版税。

乍一看1美分并没有多少,但对于很多版权方来说,这已经是他们目前能从音乐流媒体薅到最多的版税了。

国外音乐版权方们已经习惯于把“歌曲每播放一次能分到多少钱”视为衡量其流媒体收入高低的一个标准。音乐流媒体行业老大Spotify在3月刚刚通过其网站披露的数字是,每次播放会向版权方支付0.3到0.5美分版税。

这么一看,Apple Music一下把“每次播放”的版税调高到了Spotify的2-3倍。

Apple Music想向版权方示好的姿态已非常明显。因为遭受疫情打击,过去音乐行业的收入重头——演出收入被削减了大半,于是从业者纷纷回过头来抗议要求流媒体能提高版税,毕竟流媒体是疫情这只黑天鹅的受益者。

英国老牌乐队Gomez成员Tom Gray在抗议中说,“流媒体播放带给我们的收入非常少,每播放一次歌曲,我们的报酬大约只有0.004英镑。”他还因此上了央视新闻:

Apple Music调高了分给版权方的版税,然后呢?

Apple Music的想法很可能是,既然版权方们需求强烈,所以趁这个机会不如加把劲拉拢更多版权方,至少先把Spotify比下去。

Apple Music怎么把Spotify比下去?

Apple Music和Spotify之间的竞争一向火药味十足,事实上,Apple Music对Spotify也不是没有干过上述类似的事情。

在2016年Apple Music上线大约一周年之时,苹果就曾向美国版税委员会提议修改流媒体服务版税费率,希望把复杂的版税计算方式和金额简化为每首歌每播放100次,音乐流媒体向唱片公司支付0.91美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相当不低的价格。

苹果当年的做法也被认为是意图在增加Spotify的运营成本,后者在当时还只有3000万付费用户和7000万免费用户。

作为反击,Spotify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控过苹果涉嫌不正当竞争。

比如在2019年3月,Spotify曾向欧盟递交一份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同期还专门上线了一个名为“Time to Play Fair”的网站,控诉苹果对其的不公正待遇和对自家Apple Music的偏袒。

Apple Music调高了分给版权方的版税,然后呢?

去年9月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Apple One刚一发布,Spotify便立刻发布声明表示,苹果再一次利用市场主导地位和采用不公平的做法夺走用户,“我们呼吁监管部门立即采取行动,限制苹果的反竞争行为。”

尽管比Spotify晚上线了将近7年,Apple Music似乎已经越来越懂得音乐行业的规则。

可能很多人已经不记得,今天如此慷慨的Apple Music在2015年刚上线之初也曾在版税的问题上踩过雷。在苹果公司起初制定的政策中,Apple Music前三个月的免费试用期内将不向歌手、词曲作者和音乐制作人支付版税,随后便遭到泰勒·斯威夫特和Beggars Group等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的强烈反对,很快修改了政策。

上线近6年,Apple Music正越来越明白音乐版权方的重要性。

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现阶段音乐版权方都是音乐行业中占据主动权的一方,谁能和音乐人、唱片公司或版权代理商搞好关系,谁就能在竞争中取得优势。而搞好关系最直接的办法,无非是能给其带来更多物质回报。

Apple Music也的确更有底气这么干。这很大程度上和Apple Music现在没有太大的营收压力有关,换句话说,苹果并不指着Apple Music赚钱——Apple Music更重要的定位是作为苹果软硬一体、服务生态中的一环而存在。

Apple Music调高了分给版权方的版税,然后呢?

背后有苹果这座靠山,Apple Music多少走得比其他人能轻松一点,相反Spotify就没有这样的幸运。

更“单打独斗”的Spotify至今都没能走出亏损的泥淖。今年2月Spotify公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显示,其净亏损已从2019年的2.18亿美元扩大至6.98亿美元,2020年每股亏损同比扩大超过2倍,并且预计2021年还将继续亏损。

一方面每年要支付高昂的版权费,一方面“用户付费+广告”这样单一的商业模式难有更多创收,Spotify似乎走入了一种困境。

而且具体到版税结算,本应是Spotify优势的用户量好像也成了劣势。

不同于Apple Music只有付费订阅一种收听模式,Spotify既有免费也有付费。问题就在于,考虑到Spotify的广告收入远小于付费订阅收入,免费用户带来的高播放量很大程度会稀释歌曲每播放一次所能分到的版税。

结果就变成了,在“歌曲每次播放能支付给版权方多少版税”的问题上,行业老大Spotify总是会被Apple Music比下去。

1美分还是太少了

Apple Music此次调高分给音乐版权方版税的做法也得到了美国音乐家和联合工人联盟的积极肯定,后者认为,所有的音乐流媒体都应该至少为歌曲的每次播放支付1美分版税。

言下之意也说明,现在Apple Music的1美分还是太少了。

“现在能从流媒体真正赚到钱的还是大唱片公司,因为只有大唱片公司能做到规模效应。”一位曾服务于国外音乐厂牌的音乐行业从业者告诉品玩。

“因为1美分最后还会拆成很多份,每个参与者最后只能得到一份,所以对于小厂牌来说很多时候根本没办法靠这个赚钱。所以最后很多小厂牌和独立音乐人的策略就变成了, ‘我给流媒体主动免费,我需要的是流量,然后再用这个流量数据去做我自己的商业计划,去换取更多演出机会、吸引更多代言、去融资等等,我的收入最后也从这些地方来’。”

其实话说回来,不管是Apple Music还是Spotify,都同样面临商业模式单一的问题。甚至版权方将“歌曲每播放一次能分到多少钱”作为流媒体收入多少的衡量标准这件事本身,也是音乐流媒体商业模式单一的体现。

相较之下,国内音乐平台的情况会相对好一些。

另有行业人士向品玩透露,现在国内音乐平台在与唱片公司、版权代理商和音乐人等版权方沟通商务的过程中,很少只谈流媒体播放收入,而是会打包诸如直播、商用音乐等等合作模式供版权方选择,这让版权方的收入结构更加多元,很大程度上增强了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

“但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很多时候还是没有商务议价能力,他们必须要去适应平台的统一规则,只有 ‘我要不要接受你的玩法’的对比选择权,如果不喜欢可能再去找另一家。”该行业人士表示。

“因为平台毕竟人力有限,肯定只会优先服务大的,对接独立音乐人的运营很多时候只是发挥客服的作用,他可能同时会管很多人,并不会为你做经济规划……除非你真的能跑出数据来,那就另当别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