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一周换3位总统 秘鲁何以陷入政治危机

一周换3位总统 秘鲁何以陷入政治危机

文章来自:少走感情路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1-17 11:12:20
阅读:81

原标题:一周换3位总统,秘鲁何以陷入政治危机

总统走马灯式的更换,无疑反映了秘鲁激烈的政治博弈。

文|徐立凡

当地时间15日,在爆发全国性抗议示威活动的压力下,秘鲁新总统梅里诺宣布辞职。

梅里诺本月10日才在国会宣誓就任总统,上任不满一周。而本月9日,秘鲁前总统比斯卡拉刚刚因受到国会弹劾被解职。

梅里诺辞职后,秘鲁国会的应对动作紧锣密鼓。

15日晚,秘鲁国会经由社交媒体宣布,以在线形式举行的国会紧急会议未能选定一名新临时总统,接替当天早些时候请辞的曼努埃尔·梅里诺。

但据新华社报道的最新消息,秘鲁国会16日举行全体会议,现年76岁的议员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当选新一任国会主席。这意味着,他将按宪法程序接任秘鲁总统职务。

萨加斯蒂毕业于秘鲁国立工程大学,曾在秘鲁公共部门和世界银行等多个机构担任过职务。

担任新一任国会主席的他,之所以能接任总统职务,是因秘鲁宪法规定,当总统不能履行职责时,应由副总统接替;由于秘鲁副总统职位自去年10月起一直空缺,总统职务由国会主席接任。这样一来,秘鲁将上演一周换三个总统的一幕。

短期内如此频繁地更换总统,放诸全世界政治史也堪称罕见。问题来了:秘鲁何以深陷政治危机?

一周换3位总统 秘鲁何以陷入政治危机 ▲视频截图。

比斯卡拉遭弹劾是起因

秘鲁出现这一幕的起因,是梅里诺的前任比斯卡拉受国会弹劾被迫下台。

10月份,秘鲁联合党指控比斯卡拉在2014年出任地方省长期间,涉嫌收受政府工程承包商贿赂款,因此不具备继续任职的道德品质。

11月9日,9个反对派政党联手,在有130席议席的秘鲁国会对比斯卡拉是否涉嫌贪腐和抗疫不力进行投票表决,结果以105票赞成的结果,要求比斯卡拉下台。

比斯卡拉本可通过上诉与国会继续抗衡,但最终选择了离职。

其实,秘鲁国会与比斯卡拉之间关系紧张已持续了一年多。

比斯卡拉上任后,推出了禁止已经定罪的官员再度竞选公职、限制议员的司法豁免权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这些反腐措施遭到秘鲁国会的抵制。去年9月,比斯卡拉宣布解散国会,但国会拒绝听从总统的命令,反而宣称比斯卡拉辞职,并任命了新总统。

只是因为军队表态支持比斯卡拉,比斯卡拉才得以留任。

今年9月,秘鲁国会再次因一桩人事案弹劾比斯卡拉,但当时未能过案。

与秘鲁国会不同,比斯卡拉因反腐在秘鲁民众中威望很高。

9月,秘鲁国会第一次弹劾比斯卡拉时,比斯卡拉的民意支持率仍高达80%。

所以,国会主席梅里诺接任总统,实际上是坐到了火药桶上。

而梅里诺又是无党派人士,缺乏政治资源,面对比斯卡拉离职后秘鲁出现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无能为力。

继续坐到火药桶上,势将成为“背锅侠”,匆忙辞职其实不难理解。

一周换3位总统 秘鲁何以陷入政治危机▲前总统梅里诺。视频截图。

“院大府小”是根源

其实,比斯卡拉和梅里诺当秘鲁总统的路径是极其相似的。

梅里诺是因比斯卡拉被国会弹劾下台接的班,比斯卡拉也是在2018年因前总统库琴斯基两次遭国会弹劾下台接的班。

比斯卡拉和梅里诺之所以能接班,也都与他们没有政党背景有关——对于国会来说,易于掌握主导权。

为什么秘鲁国会的权力这么大?秘鲁是南美国家中少有的实行国会“一院制”的国家,等于集众议院、参议院的权力于一身,因此有罢免总统的权力。

秘鲁国会的权力这么大,与秘鲁独立后的历史有关。

秘鲁于1821年独立以后,为如何构建国家体制召开了制宪国会,就此确立了“一院制”。

1993年,秘鲁召开了最后一次制宪会议,再次巩固了“一院制”。

倒不是说“两院制”就一定比“一院制”好。但假如大选时出现这样的情况:某一政党得到的政党票最多因此而主导国会,而另一党或无党派人士得到的总统票多,政府与国会之争就在所难免了。“府院之争”,也确实是这些年来秘鲁的政治常态。

明年4月大选能否终止混乱

比斯卡拉和梅里诺都是因前总统被弹劾后才上任的,那么大选后,是不是就能终止“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混乱状态?

秘鲁上次大选是2016年,因此按计划明年4月秘鲁将举行新一轮大选。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大选周期中间出了太多变数。

2016年大选产生的总统库琴斯基被赶下台了,比斯卡拉和梅里诺也下台了,如今选出新的临时总统萨加斯蒂……总统走马灯式的更换,无疑反映了秘鲁激烈的政治博弈。

秘鲁激烈的政治博弈,还不止体现于此:目前秘鲁人民力量党是国会第一大党,在2016年大选时,人民力量党以微弱优势落败。明年的大选,人民力量党肯定是不可忽视的主角之一。

人民力量党由秘鲁前总统藤森之女藤森庆子领导,但今年1月,藤森庆子因涉嫌洗钱和受贿第三次被捕。

藤森拥有秘鲁和日本双重国籍,在1990年-2000年担任秘鲁总统,他是1970年代华裔背景的钟亚瑟担任圭亚那总统后,第二位在南美担任国家元首的亚裔人士。

藤森下台后,于2007年在智利被逮捕引渡回秘鲁,被四次审判多项重罪。一些罪行与1990年代秘鲁的内战有关。

2017年库琴斯基在任时,曾试图以人道及健康的理由特赦藤森,但2018年秘鲁最高法院又撤销了对藤森的特赦。

从比斯卡拉到梅里诺,从藤森到藤森庆子,由他们的故事可以发现,历史和现实的因子都在影响秘鲁政坛的运作。这团乱麻恐怕一时难以解开。

秘鲁是南美第5大人口大国,华人数量则位居南美洲首位。期待秘鲁政局和社会早日安定下来,重归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