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楼市房产 > 房产政策 > 29省份出炉2021年“就业计划”:江苏、广东新增就业均超百万....

29省份出炉2021年“就业计划”:江苏、广东新增就业均超百万

文章来自:倾倾心语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21 22:59:25
阅读:12

哪些省份将成为2021年吸纳新增就业的大省?

截止到2月3日,除河北和黑龙江之外,29个省区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出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后发现,就业成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29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涉及了就业,其中23个省份提出了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目标,累计目标达到1289万人以上。江苏、广东、山东和河南在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的目标均超过百万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就业大省。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很多省份2021年的就业目标,比起2020年实际完成的量有所降低。比如江苏2020年新增城镇就业132.8万人,2021年的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120万人;广东2020年全省城镇新增就业134万人,2021年的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110万人。在这背后,是各个省份对于经济发展的预测不同。

从全国来说,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2021年全国整体的城镇新增就业目标将设置在1000万上下。“2020年就业目标是900万,之前都是1100万的水平。2021年,我认为就业目标会进行调整,可能会回到1000万上下。”

29省份出炉2021年“就业计划”:江苏、广东新增就业均超百万

哪些是就业大省?

2021年1月底,在人社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2020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的数据: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186万人,超额完成了之前设定的900万人的目标任务,完成全年目标的131.8%。

哪些省份新增就业最多?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一窥端倪。

具体来看,在2020年,广东、江苏和山东的新增就业人数排名全国前三位。

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20年,全省城镇新增就业134万人,调查失业率全年平均为5.45%。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全省新增城镇就业132.8万人,占全国11.2%。山东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22.7万人,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

2020年城镇新增就业超过百万的还有浙江和河南。2020年,河南新增城镇就业122.6万人,浙江的城镇新增就业111.8万人。此外,2020年,四川城镇新增就业96.2万人,也在各省份中排名较高。

按照全国在2020年新增就业1186万人计算,这6个就业大省的新增就业数量就已经达到了700.1万,占全国总量的59%。

为何这些省份在2020年新增就业数量最高?首先,从经济发展上看,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均为东部沿海省份,经济较为发达。

徐洪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人口流动有客观规律,就业人口向东南沿海地区流动仍然是一个大趋势,因为一个地方经济发展较差,吸纳就业能力也较低,因此一些地方比如东北出现人才外流,但一些城市比如杭州、深圳吸引“新鲜血液”的能力就更好,持续有人才流入。

其次,这些省份均为人口大省,广东、山东、河南、四川和江苏排名各省区市总人口前五位,浙江排到全国第10位。

2021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城镇新增就业目标中,上述6大省份也均超过80万,也排名全国前6名。

其中,江苏对于2021年新增就业的信心最足,提出城镇新增就业120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5%以内。广东、山东和河南均提出,2021年新增就业110万或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均在5.5%左右。这四大省份也成为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目标超过百万的地区。

此外,四川提出,城镇新增就业85万人。浙江则提出,2021年的城镇新增就业目标为80万人。

除此之外,湖北、湖南提出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70万人或以上,安徽提出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63万以上,贵州提出2021年新增就业60万以上,福建和云南的目标则是新增50万人。

贵州、海南“逆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后发现,已经发布政府工作报告的29大省份中,23个提出了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目标,累计总目标达到1289万以上。不过,完成这些目标并不容易,需要经济发展相配合。

有一些省份的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目标,和当地的人口总量相比,显得尤为突出。以贵州为例,作为全国人口排名19位的省份,贵州提出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60万人以上,在全国各省区市中颇为靠前。

胡刚指出,贵州此前制造业并不发达,但这几年经济发展很有特色,大数据的发展效果很好,从而带动了其他产业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发展,加上原来的就业人口基数也低,随着新兴产业带来的影响,新增就业的能力提升比较明显。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贵州提出2021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左右。其中,绿色经济、数字经济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45%和32%左右。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海南。“十三五”期间,海南城镇新增就业61.6万人。“十四五”期间,海南的目标是城镇就业每年新增15万人以上,其中2021年完成城镇新增就业15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换句话说,海南计划在“十四五”这五年完成城镇新增就业75万人以上,远远超过“十三五”的水平。

这和很多省份有明显的不同,比如河南“十三五”期间城镇新增就业累计达687.4万人;“十四五”期间确保城镇新增就业五年累计超过500万人,目标较“十三五”期间有所降低。

在这背后,是海南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更高,其中2021年预计GDP增长10%以上。“十四五”期间,海南提出要突出制度集成创新,初步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

有专家指出,各地不同的吸纳就业能力,或将进一步影响人口流动的变化。

胡刚认为,近几年,流动人口减少是客观的规律,一些地方产业发展导致就业吸纳能力提升,很多人原本外出打工,但现在更多选择本地就业。比如河南省郑州市,随着富士康在当地的落地,吸纳了大批劳动力。因此,不少省份通过拉动企业入驻,也带动了新增就业的能力。

尤其是近年来,高校毕业生每年都在800万以上,尽管很多毕业生选择进一步深造,但是仍然有大批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如何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就业条件,使这些优质的劳动力能够留在当地?

“我认为各地要给高校毕业生一个‘过渡期’,也就是尽管没有找到工作,但也要帮助他们可以留在城市。这一方面可以降低落户门槛,另一方面可以为大学生提供便宜的公租房,他们有户口也有住的地方,可以慢慢找工作。即使短期内找不到,地方政府也可以为学生提供能进一步实习和实践的机会。”胡刚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