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楼市房产 > 房产政策 >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文章来自:捉不住的她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21 07:00:06
阅读:53

寂静的午后,骑楼廊下,树影婆娑,佛山快子路上,满墙手写春联映着斑驳的光影……新岁将至,这处老街巷每个角落都写着“年味”。

年味

佛山快子路,是佛山有名的挥春街,也有人称之为喜帖街。临近春节,是这条街最热闹,最年味的时光。

街道两旁,一对对红彤彤的春联张贴在破旧的墙上,却丝毫不见违和,只心感欢喜,这不就是我们念了很久的年味吗?

写春联,贴春联,是春节或不可缺的仪式感。那是一辈又一辈传承下来的习俗。

春联,也叫挥春。红纸金墨,长长的对联上,一笔一划手写着对来年最真挚的祝愿。祈愿来年心想事成,期盼所求皆如愿。

写在挥春上的,都是吉祥如意的讨喜话。

—和顺满门添百福 平安二字值千金

—喜迎四季平安福 笑纳八方富贵财

—进宅平安福星照 出门大吉好运行

朗朗上口,又寓意十足。

快子路看似窄小,但写挥春的摊档却有几十家,风格多样,多逛逛,总能看到合眼缘的。

在老一辈的眼里,合眼缘很重要。他们通常都会有固定光顾的“老师傅”。

“这个师傅写的比较合心意,所以每年都来找他,一直“顺头顺路”,就不随意换啦”!

传统的习俗最有味道,手写的挥春年味更足。

来找师傅写挥春的裴叔叔说,“我们这些老传统,每年都会来找老师傅写挥春,手写比较有生气嘛。年轻人都喜欢买印刷好的,那些漂亮是漂亮,但很生硬,没有生气,手写的就不一样了,有味道多了”。

“自从结婚后,我们每年都会过来手写挥春。”

“很多人找这位老师傅写,现在还早,再过几天,找他写挥春就要排很久的队啦”。

蘸墨、刮墨、下笔。一笔一划,一撇一捺最是情真意切,雅致温情。

洋洋洒洒间,一米多长的挥春就写好了。墨汁未干的挥春,被放置一旁,等待风干。

老师傅龙伯伯对自己的手写挥春颇有自信,他笑眯眯地对老街坊说,“我以前教书法的嘛,我的字别人未必写得来”。

——“你的字写得这么好,怎么不开班教学啊?”

——“年纪大啦,在家教教自己的孙子就足够啦。”

你一言我一语,叨叨生活,话话家常。

帮衬多年的老街坊,写完挥春后,他们都会跟对方说些“好意头”的话。

——“生意兴隆啊师傅”

——“好啊,承你贵言,身体健康啊”

据说,临近春节,很多老广都会到佛山快子街写挥春,熙熙攘攘,热闹的很。不过由于疫情,今年来写挥春的人估计不会太多。

但这并不妨碍这些老艺术家们沉醉其中,笔底春风。

有人写对联时,喜欢跟街坊闲聊几句,嘴上谈天说地,笔下字字生风。

也有人无论生意如何,有人光顾与否。他们都只专注于手中的笔,一撇一捺,行云流水,一字一顿,心无二用。

眼前的挥春字里行间透着学问,脚下的快子路便是处处好风光。

人情

这条喜帖街上,有意思的风景还有很多…

譬如,卧虎藏龙着众多书法家。

很多写挥春的老伯伯,都是书法了得,他们有的是书法家,有的是老师。花甲之年,年过古稀,还在街头坚持手写挥春。这对于他们而言,早已不是维持生计,而是一种寄托,也是传承。

待到古稀之年,还能有为之坚持的一门手艺,实属幸事。

一张长桌,一张板凳,写挥春的小摊就张罗起来了。

他们扎着马步,躬着年迈的身躯,挥着毛笔,写下了岁月的馈赠,对生活的感恩与希冀。

这样的画面莫名让人心生感动,时间请你慢些走吧。

这条街安安静静的,但从不缺欢声笑语。

你看,一群志同道合的叔叔,他们聚在摊位前,一起唱歌,一起背诗词,一起写挥春。连过往的路人都会被这份欢乐感染而驻足围观,风声,谈笑声,声声入耳。

人生的后半段,还有一群三五知己,还能相约一起打闹,唠嗑。生活曲折平淡,但用心,处处都有百般滋味。

弯曲绵延的街巷绕了一圈又一圈,越发觉得,岁月沉淀下来的坊隅巷陌,人情往来都愈久弥珍。

这里的风景入了眼,充盈着的年味入了心。岁月如歌,情怀不老。

盼着来年,年年,都能在快子路,看到精神矍铄的书法家们,谈笑风生,笔下生风;仍能在快子路看到他们手写的挥春。

盼着快子路,能留住温度,人情和年味。

最后,祝愿各位可爱的网友

新年,胜旧年,有趣,有盼

2021,牛转乾坤!

图集欣赏: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图集: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手写的春联 留住的年味

拍摄、修图 |戴志福/ZHIFU-D

码字 | 二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