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楼市房产 > 房产政策 >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文章来自:过眼云烟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1 15:37:10
阅读:97

又是一年台风季。

不愿看见的场景,却再次复刻:中介跑路风席卷长租公寓市场,留下一地鸡毛。

01

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随着第一块拼图的倒下,其他的也扶不起来了。

8月20日,海南每天房屋租赁郑州公司跑路,300多名业主和800多位租客投诉无门;

8月24日,上海岚越公寓人去楼空,上百位租客,有租客一次性缴纳9万余元却流落街头;

8月27日,杭州长租公寓友客突然爆雷,老板失联,1400多名租客聚集在公司总部维权,涉案资金超1.9亿;

8月29日,杭州又一家长租公寓巢客跑路,员工提前“反水”告知房东与租客,上万房东炸锅;

每天、岚越、友客、巢客……长租公寓“集中爆雷”的场景让我的思绪恍惚飘回2019年。

同样是长租公寓,同样是集中爆雷,那时的我是一名亲历者。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02

2018年7月底,住进刚换的一套两室一厅没几天,突然看见租房中介朋友圈内发布“乐伽公寓公司跑路、资金链断裂”系谣言的公告。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凭着媒体人的一点敏感,顿感情况不妙。就去网络上开始搜寻蛛丝马迹。

当看见充斥在黑猫平台的大量投诉,以及隔壁城市南京不少租客表示乐伽跑路、已被扫地出门等消息时,内心只有2个字“完了”。

果然在没几天后,乐伽的“雷”终是爆了。

随后,我成了维权大军里的一员:涌向租房公司网点讨说法,加入维权群看消息,咨询律师朋友问法规,去派出所做登记......

在过程中,被扫地出门的、断水断电的有;也有像我这样和房东协商决定一人承担一半损失的;还有极少数的幸运儿获得了土豪房东租住至合约期满的承诺。

虽然租客、房东把能做的都做了,但随着时间流逝,维权群不再活跃,维权的事也渐渐没了下文。因为愤慨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趋于平淡,而数以万计的租客、房东在“爆雷”后也着实陷入了“投诉无门”的尴尬境地。

倒闭,成了“乐伽”的解脱,而受害者们却只能苦笑流泪,把这段经历当作成长的代价。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03

再来说说当初的租房过程吧:

1.在小区里看房的时偶遇的中介,很热情,带看了好几个小区的房源,夏日炎炎,实在疲惫,看见满意的房源后在中介的花言巧语下交了一个月订金,起初没有表示一定要季度付or半年付or年付,只是说一次性付款越多一个月房租可以越便宜。

2.年付和季度付之间价差近800元/月,在便宜和省事的双重诱惑下还是选择了风险较大的年付。但付款前还是对中介提出质疑,为何年付房源的租房价格明显偏低于市场价?对此,中介的解释是,公司在开拓萧山市场,所以愿意砸钱。

3.虽然中介的说法有些道理,但实话说心里有些没底。随后要求其出具公司的证明、和房东的相关证件,还特意询问了在住的前一任租客本人在此的租住时间,是否是和这家公司签约等……通过一系列的调查,确认了这是一家有资质的公司,和房东见面后于是大笔一挥,上了“贼船”。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此外,在和同样是乐伽爆雷受害者的朋友口中得知:

当初他找的其实并不是乐伽,而是下沙某正规中介门店,甚至还收了他价格不菲的中介费,租房金额和市场价也相差无几,但中介签合同时给他签的是乐伽......

影射出的一个现实是,当时的乐伽在杭州的租房市场已是非常巨大的规模,“重灾区”的下沙更是堪称垄断,部分正规二手门店也成了它们的导客工具,让人防不胜防。

说这么多,主要还是想给予后来者,特别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些参考:租房切勿怕麻烦,付订金前需谨慎,低价房先思量,多做市场调查,最好能和房东直签,但这样的通路确实比较难找,可以去心仪小区里咨询物业或者多看看告示栏。

04

因长租公寓公司“跑路”而受影响的租客,该怎么办呢?

法律上是这样界定的。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第162条,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被代理人是发生效力的。

也就是说,长租公寓其实是代表房东与租户签订的租房合同,该合同直接对房东生效。尽管该长租公寓与房东的合同上提到房东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但解除的是房东与长租公寓公司之间的委托代理合同,无法解除长租公寓公司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与租户签订的租房合同。

但现实情况是,中介公司的跑路,直接导致了房东和租客间的矛盾。租客处于弱势一方,而房东普遍属于比较强势的群体,可能采取一些“断水、断电”的方式来导致租客无法继续居住,因此在实际处理的过程中,双方各承担50%的损失是更容易达成一致的方案。

05

其实,长租公寓们会频频“爆雷”的现象其实是比较好理解的。因为这类公寓,多采用的是“高价买、低价租”的模式。

比如,长租公寓从房东那儿的收房价格为4000元/月,转租给租客的费用却是3000元/月,其中1000元的差价由公司承担。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此外,租客的租金多为半年付或年付,而租房公司给予房东却是月付制,利用时间差来玩金融方案。

这样的长租房模式,就像是在割韭菜,一旦没有新的韭菜支撑公司的现金流转,就会出现公司爆雷、跑路的现象。

但可恨的是,为何这样的模式会一而再再二三的出现,似乎只要换个马甲就可以再割点韭菜。因为这个领域现在还没有严格的准入制,对于当事人的处罚,也很轻微。说句重点的话,因为掌握企业注册、年审权的人,一般都不会接触长租公寓,也就没有切肤之痛。

另外,除了这种“高收低租”模式,另一种也需要注意,租金贷类型的租房产品,伴随房租贷,常常被中介挂在嘴边的诱人条件就是:押零付一、租金月付。

当租客与长租公寓签订租房协议,同时公寓另与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由金融机构一次性替租客支付全年租金,租客再向金融机构定期交付租金以作还贷。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06

对于上述的情况,近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落实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相关工作的通知》。

长租公寓“爆雷”亲历记:一个租房者的自述

图源: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

要求从2020年8月31号起,租房中介支付和收取的租金、押金等资金要进入专用账户管理;此外,9月30号前,托管式租房中介,对今年新增委托房源要把风险防控金缴交到位,对存量房源,应缴交30%的风险防控金等等。此外,房管部门将公开公示“白名单”租赁企业。这也就意味着,有关部门已经正式对“高收低租”的租房模式亮剑。

对于长租公寓来说,虽然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不再少数,但也不乏像乐伽、友客等这类“高收低租”的黑心公司。到最后,苦的还是租客和房东。

针对乐伽、友客等长租公寓爆雷事件,杭州房管部门表示,要加快推进资金监管工作,将对未按要求落实资金监管工作的企业进行风险警示,同时加大宣传,提高消费者风险意识,多渠道了解市场租金水平,同时避免一次性缴纳3个月以上租金。

目前,杭州房管部门已会同住建等多个部门约谈友客负责人,要求其妥善处理后续事宜,主动配合相关调查。

房管部门的这次“亮剑”,将租房中介支付和收取的租金、押金等纳入专用账户管理,防范资金乱象,对于租客们而言算是利好;但另一个侧面,目前市场上那批玩金融的“中介”日子会越来越难过,但这个过程较漫长。

在那之前,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