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股票证券 > 闻泰向左、华勤向右 手机ODM代工厂的去路分歧

闻泰向左、华勤向右 手机ODM代工厂的去路分歧

文章来自:综合娱乐汇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7-09 21:59:41
阅读:10

投资研报

【硬核研报】电动车革命带动“钴盐”进入新一轮需求周期!“碳中和”背景下,全球供给格局正在重塑,A股一体化钴业龙头强势崛起

机构高呼“全面看多军工”:7年军工红利期已经来临!4条主线精选受益股

稀土超级重磅利好即将发布!迎接稀土的新时代!这些个股配置价值显现

【主力资金】顶级游资1.6亿爆买这只锂电股!自主汽车迎黄金发展期

原标题:闻泰向左 华勤向右:手机ODM代工厂的去路分歧

毛利率偏低、大客户持续波动等都是这个行业的挑战。

在手机ODM代工龙头闻泰科技近日加大对半导体领域部署的同时,另一大ODM代工厂华勤技术也正式开启了上市之路。

与手机产业的马太效应表现一致,整机ODM代工厂如今也面临着更加严苛的高集中度发展阶段。核心整机代工厂按照行业出货量份额排名,分别有华勤技术、闻泰科技和龙旗科技三家,排在后列的厂商往往面目模糊且表现不稳定;而在手机终端行业,目前依然还有国产四大+海外两大龙头的稳固格局。

不过与手机市场在近三年来已经走向发展瓶颈的趋势相反,整机代工厂由于能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而成为品牌厂商在需要广泛推出中低端产品时的必要选择。

串联起ODM龙头对于整个智能终端产业链的带动作用,以及市场需要推动的近年来高速成长,这也将由此成就国内更成熟的智能制造产业生态。

只是华勤和闻泰两位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公司掌门人,在面向5G时代的新竞争态势下,对企业接下来的发展指向了截然不同的路径——闻泰自三年前对安世半导体大举收购之后,在近日继续对手机和半导体产业链加码并购;华勤的此番上市募资仍然聚焦在消费类电子的生产和新技术研发方面,似乎未见对更上游领域的野心。

整机代工虽看起来是辛苦、毛利率偏低的产业,但也是必不可少的产业环节,且集中度越高话语权越大;跨界进入半导体市场前景可观,但对闻泰短期带来的压力也显而易见。

当然,选择没有对错,关键还在于经营把控能力。

马太效应白热化

ODM代工厂与手机终端品牌厂的发展颇有些一脉相承的意味,本质上是因为彼此之间有着极强的链接效应。

在手机代工领域,目前主要分为ODM、IDH、EMS三大类型。按照能力覆盖范围的不同。简单来说,ODM负责前端整机设计到后端生产的全链路,IDH仅负责前端设计,EMS仅负责后端生产,EMS代表企业有富士康、比亚迪等。

也因此,ODM类厂商与手机厂商之间的关联度更高,伴随着越来越多中小型品牌在近些年间的消亡,ODM厂商数量也走向屈指可数的阶段。

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统计,2016年ODM/IDH行业排名前三的公司出货仅占全行业39%,2020年快速上升至约78%。

有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些中小型ODM厂商在近些年的竞争中已经淡出智能手机市场。如与德通讯从早年间通过为魅族旗下魅蓝、TCL、中兴等厂商代工逐渐崛起,在发展过程中投入了较大资金用于人员和研发拓展。

可惜的是与德最终没能进入四大国产头部公司的合作名单中,前述其合作的终端品牌有一些随后走弱于市场。与德目前的发展重点已经侧重在IoT设备方面。

这也是ODM厂商马太效应的缩影。发展到头部的公司,会对于材料采购、研发和生产能力都有更强的把控度。在与头部终端手机厂的合作过程中,进一步站稳行业地位。

如今,还有零部件领域的代工龙头在进入整机代工市场,不过局限于相对精简的智能穿戴等设备市场,典型如立讯精密。

不过从品类来看,手机市场的ODM集中度仍然有提升空间。该机构统计显示,2020年ODM/IDH模式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渗透率约为36%,远小于ODM模式在笔记本电脑领域74%的渗透率。其原因在于,相比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的技术发展更快、内部空间更小、零部件更多、外形要求更高,其设计制造难度也相对较大。

已将ODM业务覆盖从手机到笔记本电脑、平板、AIoT、服务器等领域的华勤技术在这种趋势之下实现了业绩快速增长。

华勤近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在2018-2020年间,公司实现营收约309亿元、353亿元、599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亿元、5.05亿元、21.9亿元。

从收入构成来看,华勤技术在这三年间,来自智能手机的比重在逐年下滑,从占收入贡献的超过7成,缩减到5成出头。被转移出的绝大多数分额被笔记本电脑所取代,从不到一成占比,到2020年已经占收入比重的22.74%。其他业务中,平板电脑的收入贡献呈逐渐缩减态势,智能穿戴比重则逐渐提升。

华勤的净利润在过去一年之间飞速增长,同时来自笔记本电脑的收入也在快速提高,这之间可能也与新冠肺炎疫情推动消费需求转移有所关联。

IDC中国全球硬件组装研究经理高鸿翔向记者指出,对于ODM公司来说,未来的成长性核心要看终端品牌厂商之间的竞争激烈程度,尤其是终端厂商对于低价位段产品的手机发展比重来决定。

“终端厂商的竞争越激烈,就越需要成本偏低的手机制造能力。这是终端厂自身不擅长的,因此外包给ODM厂商就可以解决这一难题。”他进一步分析道。

从这个角度看,手机厂商的策略调整从ODM厂商中也可窥一二。据华勤技术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新增大客户OPPO和LG,华硕和中国移动由于调整智能手机业务而减少ODM需求,这一年也是智能手机需求持续不振、厂商厮杀陷入红海的时点。

在2020年华勤新增三星的手机业务和宏碁的笔记本电脑业务,由于LG退出手机市场也减少了对ODM的需求。据记者了解,三星也是在这一年大力推出低价机系列,很快获得了来自全球核心市场的欢迎,进而助其解决在疫情期间全球消费力不够的问题。

ODM厂商的去路

发展到相对成熟阶段的ODM行业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毛利率偏低、大客户持续波动等都是长期发展以来伴随的挑战。

华勤技术招股书显示,在2018-2020年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51%、7.87%和9.90%,虽然呈现上行趋势,但并不算很高。公司也坦陈,倘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成本上升或者产品出货量萎缩,有可能进一步影响公司毛利率;若在新兴领域的布局失败,也将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闻泰科技2020年财报则显示,公司手机及配件类业务期内毛利率为12.11%,半导体产品毛利率则为29.91%。

一方面,5G时代万物互联的生态对于更丰富的产品矩阵有了庞大需求预期,但目前使用热度和产品生态都还有不足;另一方面,向上游走,亦或走向平台化,是所有硬件产业链厂商都在探索的命题,这也需要时间和资金来消化。两大头部ODM公司选择了不同的解题思路。

走在半导体上风口的闻泰无疑遇到了好时机。在近期公司对监管层的回复中,闻泰科技指出,旗下安世集团此前受半导体下行周期影响,在2019-2020年间收入下滑,但随着全球疫情防控情势好转,目前业绩开始反弹。在2021年第一季度,安世集团毛利率34.1%,季度内实现净利润已占2019年净利润的48%、占2020全年净利润的61%,增长明显。

近日,闻泰再度确认计划收购英国的晶圆厂资产而备受关注,若成功,这将进一步完善闻泰旗下安世半导体的IDM能力。当然,闻泰在三年间对半导体的大手笔投资也需要时间来逐步消化协同融合的问题。

华勤如今呈现的想象力可能不算大,但胜在足够专注。

高鸿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今年晶圆代工产能紧缺背景下,终端厂商的路线是冲刺中高端,而非低价位段市场。这类产品又是终端厂商自己的优势能力所在,他们也更倾向于把领先技术In-House(品牌厂商自行研发设计或生产制造产品)生产,因此当前并不能理解为是ODM厂商在5G手机产品的发展机遇期。

反而是海外市场,目前绝大部分的需求还停留在4G手机,加上疫情影响到消费能力,诸多国家对于4G低端手机、亦或功能机到智能机换机的需求更高,这才是ODM厂商今年的机会所在。

横向来看,这正是传统ODM厂商最具优势和最为成熟的产品线所在,因此将有望最终转化成ODM公司的订单。

同时,公司开始在服务器、汽车电子等新型基础设施领域打开市场,虽然目前占公司收入比重还微乎其微,但这也是电子产业链普遍的发展节奏。

从电子产业链的发展脉络来看,走向ODM经营模式可能会是一条必由之路。只是在此过程中,如何更好拥抱高利润空间的细分产业、并扩大平台型公司的生态圈层,将是当前正在进行中的挑战。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闻泰向左、华勤向右 手机ODM代工厂的去路分歧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