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股票证券 > 败退资本市场 天夏退结束A股之旅

败退资本市场 天夏退结束A股之旅

文章来自:美艳绝世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09 01:01:49
阅读:79

投资研报

【机构调仓】董理、冯柳、傅鹏博等“顶级”基金经理最新调仓踪迹曝光

【机构调研】深夜突发!3600亿大白马暴雷!16万股东无眠?投资者炸锅了

【超级大单】1股惊现80%换手!多股尾盘突然被砸!谁干的?(兼谈钢铁机遇)

【主力资金】680亿巨头净利猛增30倍!重大机遇?(附尾盘资金抛售9股名单)

来源:北京商报

昔日明星股天夏退的A股之旅要画上句号了。4月8日,天夏退最终报0.23元/股,公司总市值仅剩2.51亿元,4月9日也是公司最后一个退市整理期,届时公司将正式挥别A股。值得一提的是,自2020年以来,交易所曾就公司多项问题下发关注函,但截至目前天夏退尚有7封函件未进行回复。另外,从A股摘牌后,天夏退将进入老三板进行转让,但公司仍有业绩亏损、被立案调查等诸多烦心事要面对。

迎最后交易日

4月8日,天夏退最终报0.23元/股,公司也将在4月9日迎来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交易行情显示,天夏退4月8日平开,随后公司股价进入震荡走势,最终公司当日平盘收盘,股价报0.23元/股,总市值仅剩2.51亿元。纵观天夏退的历史市值,公司在辉煌时期总市值曾超300亿元,如今却落得一地鸡毛,令人唏嘘。

据了解,天夏退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触发了终止上市情形,公司股票在今年2月26日进入了退市整理期,4月9日也是公司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按照规定,从A股摘牌之后,天夏退将进入老三板进行交易。天夏退也在公告中表示,将做好公司股票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的具体安排和信息披露工作,确保公司股票在自摘牌之日起45个交易日内可以挂牌转让。

资料显示,天夏退目前主营业务包括软件产品销售、系统集成建设与运营服务,公司前身系日化品牌索芙特。由于日化行业内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索芙特业绩持续低迷,在此背景下,索芙特2016年通过定增收购了天夏科技100%股权,公司开始向智慧城市业务发力。

之后索芙特逐步剥离了原有传统业务,相继出售广西红日娇吻洁肤用品有限公司75%股权、梧州索芙特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100%股权及陕西集琦康尔医药有限公司51%股权等。

主营业务完成变更后,索芙特在2016年更名为天夏智慧,即天夏退。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夏建统通过睿康投资间接持有天夏科技75%股权,2016年定增完成后,夏建统成为了天夏退股东,并成为公司董事长,这也曾一度让天夏退被贴上了睿康系的标签。

7封函件尚未回复

经统计,截至目前,天夏退还有7封函件尚未回复深交所。

深交所官网显示,自2020年以来,天夏退接连收到8封关注函、1封年报问询函,但截至目前,公司仅回复了2封关注函,剩余函件均未进行回复。

以最新日期来看,2020年12月11日,深交所向天夏退下发关注函,就公司签署重大合同一事进行追问。据天夏退披露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杭州天夏智慧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与内蒙古鑫钶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智慧矿山项目合同书》。

但根据天夏退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经营业务已基本停滞,截至财务报表批准报出日,没有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此,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天夏退披露杭州天夏的具体情况,以及上市公司经营业务现状,详细说明杭州天夏是否具备履行《智慧矿山项目合同书》的能力和营运资金,并预估是否存在违约的风险。

对于此次关注函,深交所明确要求天夏退在2020年12月18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并对外披露,抄送派出机构。但截至目前,天夏退并未进行回复。

类似上述迟迟不回复关注函的情况,天夏退已发生多起。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般上市公司不回复监管问询的行为会受到处罚。

由于公司未按要求回复问询和关注函件,深交所也对天夏退下发了监管函。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则表示,这种退市公司屡屡不回复交易所函件,也可能是破罐子破摔。

除了不回复监管“问话”之外,天夏退也已长期未在互动易回复投资者提问。深交所也曾要求天夏退尽快在互动易上回复投资者提问,并做好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

诸多麻烦缠身

从A股摘牌之后,天夏退仍有不少的问题要面对。

首先,天夏退的业绩问题是公司首要面临的一大难题。2016年并购天夏科技之后,天夏退2016年、2017年业绩表现亮丽,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31亿元、5.74亿元,而在2015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53.9万元。

天夏退业绩大增的背后,天夏科技功不可没。数据显示,2015-2017年天夏科技经审计的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较低的净利润分别是3.11亿元、4.24亿元、5.26亿元,实际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05.01%、114.53%、100.51%,累计完成率为106.33%。

但业绩承诺期刚过,天夏科技净利便大幅下滑。2018年,天夏科技实现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降50.23%,受此影响,天夏退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1.05亿元,当年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51亿元,同比下降73.72%。

另外,伴随着天夏科技经营恶化,公司已被申请破产清算。由此,天夏退2019年进行相应的补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约3.95亿元。受上述诸多因素的影响,天夏退2019年巨亏超50亿元。

截至目前,天夏退尚未透露公司2020年经营情况,但在2020年前三季度天夏退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089万元,仍处于亏损状态。

除了业绩压力之外,天夏退还存在被证监会处罚的风险。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天夏退在2020年4月遭到了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此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按照天夏退2020年半年报中联系方式致电采访,但对方显示“拨打电话是空号”。

北京商报记者董亮马换换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败退资本市场 天夏退结束A股之旅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