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跟美联储学习解读经济数据

跟美联储学习解读经济数据

文章来自:青灯古城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7-12 13:11:18
阅读:41

来源:喵哥交易解惑

美联储发布的会议纪要中有一项内容是审查经济形势,其实就是解读近期发布的重要经济数据。美联储也是根据这些数据的变化分析判断经济形势,继而做出适当的货币政策调整。所以了解美联储解读经济数据的思路,也有助于预判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倾向。

结合6月会议纪要中经济形势审查的内容帮大家梳理一下美联储所关注的那些经济数据。

6月15日至16日会议召开时的信息显示,第二季度美国GDP的扩张速度快于今年第一季度。此外,4月和5月劳动力市场状况进一步改善。截至4月份的PCE物价指数年率已显著回升,主要反映了暂时性因素。

就业和通胀是美联储的两大法定职责。GDP数据存在滞后性,反映总体的经济情况,具体包含四项分别是消费、投资、政府购买和净出口,下文中会逐一涉及到。

先看就业,最重要的数据是每月第一个周五发布的非农就业报告,其次是每周四发布的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以及每月发布1次的ADP就业数据。

非农就业总人数在4月和5月稳步增长,尽管月度增速低于2月和3月。截至5月,就业总人数已回落到疫情开始时失业人数的三分之二,休闲和酒店以及教育部门的就业反弹幅度较小。

在4月和5月期间,失业率小幅下降,5月为5.8%。非裔美国人、亚洲人和西班牙人的失业率也有所下降,尽管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人的失业率仍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劳动力参与率和就业人口比都略有上升,两项指标仅从疫情期间的低点部分恢复。自4月中旬以来,初请失业金人数进一步下降,处于疫情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但与疫情前水平相比仍然很高。美联储工作人员利用ADP数据构建的私营部门就业人数周估计数显示,私营部门就业增长的步伐在当月晚些时候有所加快。

大多数交易者只关注新增就业人口数据,却忽视了失业人口规模是否持续下降。比如6月非农虽然新增85万就业,但失业人口数量在950万的水平几乎没有变化。庞大的失业人口数量和较低的就业参与率意味着远未达到实现充分就业的目标,美联储就不可能具备加息的动机。

近几个月来,几项劳动报酬措施的增长速度有所加快。4月和5月,所有员工的时薪都以相当可观的月增长率跃升,尽管休闲和酒店业的大量就业增长可能抑制了这两个月时薪的增长。休闲和酒店业的工资往往低于其他行业。根据ADP数据得出的12个月工资中位数变动的员工衡量指标,4月份相对于3月份大幅上升。

截至3月份的三个月内,私营部门每小时薪酬总额的就业成本指数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明显快于前三个月。

收入也是就业数据中的重点。收入增长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增加,但也意味着潜在消费能力上升。消费增长促进经济活动增加,同时也将推升通胀水平。因此,收入数据也是用来预测通胀的领先指标。

最近12个月的通胀变化指标)受到2020年春季价格下跌的基础效应的显著推动。

此外,随着经济进一步重新开放,需求激增,再加上生产瓶颈和供应紧张,促成了最近月度价格的大幅上涨。在截至4月份的12个月里,个人消费品价格总通胀率为3.6%。

核心PCE价格通胀在截至4月的12个月内为3.1%。相比之下,达拉斯联储构建的12个月PCE通胀率的修正平均值在4月份为1.8%。5月份,12个月的CPI变化为5%,同期核心CPI通胀率为3.8%。二季度,职工共同通胀预期指数综合了多项通胀预期指标和通胀补偿指标的信息,已恢复到2014年通胀温和时期的水平。

每个月CPI率先发布,然后发布PCE物价指数,达拉斯联储利用两项数据计算并发布当月的平均通胀率,这是美联储新货币政策框架下的锚定通胀指标。

三月份的实际个人消费支出大幅上升,但与四月份的高水平相比变化不大。5月份用于估计个人消费支出的名义零售销售数据的组成部分小幅下降,但前两个月的销售数据明显上调,表明个人消费支出的实际增长比最初估计的要强劲。再加上社会距离的缩小和疫苗接种的普及,影响消费者支出的关键因素包括增加就业机会、实际可支配收入的上升趋势、高水平的家庭净资产和低利率,表明今年剩余时间内个人消费支出的实际增长强劲。

销售增长意味着消费增长,以及经济活动增加,因此零售销售数据是消费支出的领先指标。消费增长则会推动通胀和GDP上升。

住房需求继续旺盛,独栋住宅的建造和房屋销售仍远高于疫情前的水平,房价也有明显的进一步上涨。该行业即将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材料短缺和待售房屋库存有限,住宅投资支出在第二季度暂时受到抑制。

购买住宅属于投资而非消费。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将从投资项推动GDP增长。大部分住宅是以贷款形式购买,楼市越火爆,抵押贷款量就越大。美联储当前的每月1200亿QE中,其中400亿就是用来购买机构住房抵押贷款的。如果未来美联储决定缩债,可能会对房地产市场造成冲击。

现有指标显示,第二季度设备和无形资产投资稳步增长。不包括飞机在内的非国防资本货物订单的增长远远高于截至4月份这些货物发货量的增长,这表明未来几个月商业设备支出将进一步增加。

此外,钻井和采矿行业的商业投资似乎在进一步增加,作为钻井投资指标的在用原油和天然气钻井平台在6月初继续上升,油价走高。然而,4月份名义非住宅建筑支出进一步下降,钻井和采矿部门以外的非住宅建筑投资在本季度看来仍然疲软,很可能反映出企业继续犹豫是否要致力于建设一个竣工时间长、未来回报不确定的项目。

这部分涉及的是非住宅类的投资项,包括资本设备、耐用品订单以及建筑物购买投资等。这些投资时间周期较长,只有对经济前景具备信心,投资才会显著增长。比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油井数量,没有在疫情后迅速恢复,就是对经济前景缺乏信心的表现。当然,长期投资持续显著增长,也有可能是经济过热的表现,可能导致供给过剩,促使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

总的来说,4月和5月制造业产出稳步增长。尽管半导体短缺仍对汽车生产构成压力,但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的净产出仍有所上升。机动车以外的工厂产量稳步增长,包括原油和天然气开采在内的采矿业产量也比4月和5月有所增长。

制造业可以看PMI指标。制造业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以及大额采购和订单,是观察经济近期程度非常重要的数据。

总的说来,第二季度政府实际购买总额看起来基本持平。截至5月的数据显示,实际联邦国防开支仅略有上升,非国防开支预计将在第一季度疫情相关支出激增后下降。随着4月和5月这些政府的就业人数稳步增长,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购买似乎在大幅增加。然而,名义上的州和地方建设支出在4月份小幅下降。随着强劲的经济复苏导致州和地方税收前景的改善,以及美国救援计划中对这些政府的额外联邦支持,州和地方的购买似乎有可能在今年剩余时间显著增加。

政府购买包括地方、州和联邦政府用于物品与服务的支出。政府员工的薪水和用于公务的支出属于政府购买。政府向老年人支付社会保障补助或向失业工人支付失业保险补助被称为转移支付,不属于政府购买。政府发债搞基础建设就是政府购买。

美国名义国际贸易逆差在3月份扩大到创纪录的水平,然后在4月份扭转了这一扩大趋势。3月份的实际货物出口首次超过2020年1月的水平,4月份继续增长,资本货物出口尤其强劲。3月份实际商品进口飙升至创纪录高位,4月份又小幅回落。今年以来,全球半导体行业的瓶颈一直在拖累汽车产品的进出口,直到4月份,这种情况仍在继续。与疫情前相比,服务进出口仍然低迷,因为国际旅行仅比2月份略有增加。

贸易分为商品和服务,进口大于出口,就形成逆差,出口大于进口则是顺差。我们国家常年顺差,美国则是逆差。贸易赤字加大会通过净出口项拉低美国的GDP。贸易数字也反映了需求与供应端的变化。疫情造成的供应链瓶颈,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美国的出口,并提高了美国的进口需求。进出口的价格也会带来通胀的输入和输出。

近期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外国经济活动有所回升。随着疫苗的推出,英国和欧元区取消了社会距离限制,需求得到改善。随着经济重新开放,4月和5月欧洲制造业和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均表现强劲。

新兴市场经济体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和出口总体强劲。然而,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在接种疫苗速度缓慢的情况下仍难以控制病毒,特别是在南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许多外国经济体的消费价格通胀继续上升,主要是由于能源价格反弹和去年初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逐渐减弱。价格上涨集中在相对较少的项目上,这表明在经济相当疲软的情况下,潜在的通胀压力仍然受到抑制。

美联储也会关注欧洲、英国以及新兴市场的经济表现,但只要不发生重大的经济危机,美联储就不会因外国的经济表现调整本国的货币政策。

跟美联储学习解读经济数据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