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文章来自:科技新声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5-01 21:13:30
阅读:85

“过去两年我总是想避开一些前些年演绎过的风格,所以刻意回避了一些主流的股票,这种风格切换的思路在2009-2015年比较有效,但近两年是不行的。”高毅资产基金经理冯柳近期表示。

事实上,随着行情的不断演绎,近年来,市场投资风格进一步由中小题材股向头部公司聚焦,而冯柳的投资风格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表现在行业上的转向,自进入高毅资产至今,冯柳的投资行业由跟嘴巴相关的消费向科技股切换的特征非常明显。另外,在持股集中度上也在出现提升。

冯柳一季报最新现身24只股

第一重仓科技股浮盈“填平”多只医药浮亏

从2009-2015年,冯柳坚持风格切换的思路收获颇丰,但这样的策略在最近两年“失效”,因此冯柳主动修正策略,拥抱“无可挑剔”或者“顶级优秀”的公司。对于“蕴含爆点”的机会,冯柳现在已经很少参与,策略的改变让冯柳继续“大赚”传奇。

“重仓配置电子+广泛配置医药”是冯柳一季度持仓的显著风格。截至4月30日,从上市公司披露的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仓来看,由冯柳掌舵的高毅邻山1号基金共现身24家公司,合计持仓市值为308.1亿元。分行业来看,冯柳主要聚焦在医药、电子等行业。整体来看,其持仓电子股市值最高,接近200亿元,占冯柳目前持仓市值近7成。其中,“第一重仓股”海康威视持仓市值为120亿元,占冯柳目前持仓市值近4成。

表1 冯柳一季度持仓股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数据来源:Wind

值得一提的是, “广泛配置医药”策略中的多只个股出现浮亏,“重仓配置电子”则为冯柳创造了巨大浮盈。

从最新披露的冯柳一季度持仓显示,其持有医药股家数最多,为10家。其中,有多只标的在一季度出现了浮亏。如大博医疗,冯柳曾在2020年年报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仓500.00万股,持仓市值为3.69亿元,到一季度末市值缩水至2.50亿元,浮亏过亿元。大博医疗一季度累计下跌了32%。

再如康弘药业,冯柳在2020年中报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仓1000.00万股,持仓市值4.96亿元。此后,他于2020三季报、2020年年报连续加仓,截至2020年年报持仓股数增至3980.00万股,持仓市值为19.16亿元。但康弘药业一季度股价重挫了39%。截至2021年一季报,冯柳减仓了66.58%的康弘药业股份至1330.00万股,持股市值缩水至3.89亿元,缩水幅度高达8成。

对看好的公司“重仓下注”是冯柳的重要投资风格。冯柳曾经表示,“我只在自己看得清楚的时候进行重大动作。另外,好的投资机会是有限的,投资者的精力和能力也是有限的,真正的风险控制在于有效且充分深入的思考,所以我比较倾向做集中投资,这是我主要的风格选择。”“这个世界是不断变化的,而这些变化绝大部分在人们的认识和控制之外,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开多决定因子的投资,降低变化的复杂性,尽可能让自己处于不被变化伤害的位置,抱着敬畏之心寻找无需卖出的优质投资标的和时机,然后时刻思考是否需要卖出。”

事实上,重仓配置海康威视为冯柳创造了巨大浮盈,“填平”多只医药股浮亏。去年第三季度,冯柳现身海康威视前十大流通股东,持仓23100.00万股股份,持仓市值88.03亿元,位列海康威视第四大流通股股东。至2020年年报,冯柳小幅加仓1900.00万股至25000.00万股。从去年四季度~今年一季度末,海康威视上涨接近50%,据媒体测算,冯柳仅半年时间浮盈就高达50亿元。

“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科技

持股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自2016年以来,冯柳的第一大重仓股正在由食品饮料向科技领域深度推进,这与冯柳产品规模的增加、投资理念的转变有很大关联。高毅邻山1号基金近年来规模显著增加,在去年三季度的公开持股规模已经突破400亿元。冯柳对于第一大重仓股海康威视,无论持仓规模、持股集中度都已经处在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

图1 高毅邻山1号基金2016年以来公开持仓规模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数据来源:Wind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2018年,冯柳的第一大重仓股主要集中在食品饮料、医药等消费领域,如山西汾酒、华润三九、洽洽食品等。

表2 公开持仓第一大重仓股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数据来源:Wind

冯柳曾在高毅资产2018年基金经理围炉座谈中表示,“过去我喜欢看个股,对于那些个性化的行业,在个股长期下跌后的底部买入是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特别对有自己经营节奏和周期的企业来说,而现在我更倾向的是选择行业的底部,但并不介意我买的这只个股之前是跌还是涨”,即“抄行业的底,买最牛的票”。

事实上,在此前的食品饮料第一大重仓股中,冯柳多有逢低布局、精准操盘的手笔。如山西汾酒、恰恰食品就是典型的案例。早在2016年一季度,冯柳即新进成为山西汾酒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仓370.01万股,持仓市值为0.68亿元,此后于2016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分别加仓,而冯柳的加仓区间整体对应了山西汾酒的底部区域。2016年一季度至2017年二季度期间,山西汾酒上涨了82%。冯柳在2017年三季度期间退出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获利了结”。之后,冯柳也对恰恰食品做了类似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冯柳退出之后,山西汾酒、恰恰食品均在此后数年里开始了强势上涨行情,由于持仓周期较短,冯柳或错失了“主升浪行情”。截至2021年4月30日收盘,山西汾酒累计涨将近7倍,恰恰食品累计涨幅也达到了将近3倍。

图2 冯柳持仓山西汾酒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数据来源:Wind

图3 冯柳持仓恰恰食品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

数据来源:Wind

而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向科技深度推进,这一重要转折点主要发生在2019年。

“2018年特别是四季度之后,我意识到过去的打法有问题,现在是减量博弈环境,必须把企业锐度放第一位,得优先龙头。要求它在行业中的竞争力非常突出,锐度很强,具有无可争议的竞争优势,很难想象它会被别人侵蚀,它所处的行业要么是细分行业,要么是大产业但是行业集中度特别低,由于有很强的竞争力,未来大概率能得益。减量博弈,可能情况会变坏,但变坏的好处是大家都觉得会变坏,没有信心的人就不投资了。作为有竞争力的老大可能会有意外之喜,大家退出来,让给你了,有的市场会比以前得到的更轻松。”冯柳曾表示。

事实上,在2019年以来之后,冯柳的第一大重仓股就发生了较大变化,开始进一步转向科技股,如2019年一季报的中兴通讯;2019年年报中的紫光股份;2020年中报里的世纪华通;2020年三季度的海康威视。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三季度,冯柳持仓海康威视的市值占比达到了20%的较高比重。

减仓A股为配置港股“让位”?

哪只港股担得起“无可挑剔”“顶级优秀”评价?

冯柳表示,“今年更倾向于港股,并比较大地增加了港股市场的配置”。事实上,从冯柳的经历来看,他一直努力在A股、港股两个市场之间寻找“最大化”投资机会,比如冯柳2018年的策略是“减少港股比重,而加大A股的配置。”

值得一提的是,冯柳一季度对自己配置的A股“盈利王”海康威视进行了一定比例的减持,这或是其在为“转战”港股做准备。那么,冯柳会在港股市场配置哪些公司?

对此,冯柳指出,“港股绝对不能赚关注度从低到高的钱,因为很多港股的关注度可能一辈子都低。你要选择的股票一定得是市场绕不开的,可以说这个企业整个经营节奏不好,然后市场对它有各种各样的偏见,但它一旦好起来的时候,市场是绕不开的,尽可能选行业龙头或者有代表性的公司,不能选绕得开的。这不光是从市值的角度来看,有的股票可能市值不小,但它这个行业上市公司挺多,它也可能关注度非常低。还有的股票可能市值没那么大,但在它这个行业里可能是惟一或者有代表性的,所以这个关注度不容易绕开。”

“所以港股挖掘价值的时候不能光从估值的角度出发,要尊重不同市场的估值偏好。另外是人少的地方不能去,虽然我们要做逆向投资,但是我们要更多地在大家绕不开的地方去做逆向投资。”

从冯柳“市场绕不开”的标准来看,结合其最新提出的“无可挑剔”或者“顶级优秀”的公司,另外综合港股通目前的重点持仓标的、冯柳近年以来风格的转向综合来看,其港股建仓目标很大概率将聚焦在类似美团、小米、阿里巴巴等类型的公司。

冯柳“第一重仓股”由食品饮料过渡到医药科技,减仓A股或为港股让位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