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徐向春:钢铁产业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

徐向春:钢铁产业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

文章来自:灵芝草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21 08:30:40
阅读:59

“十四五”期间,中国钢铁产量将步入平台区,在未来的10多年里粗钢产量将以10亿吨为轴心,上下呈区间波动;中国海外权益矿比例将大幅增加,铁矿石迎来破局窗口期;废钢将成为风口上的行业。

前三篇报道,我们从总体发展、原料安全、行业风口的角度展望了未来五年的钢铁行业。最后一篇系列报道,将探讨多个五年计划中均未完成的产业集中度目标,难点在哪里?“十四五”期间能否完成?有什么风险值得关注?来听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怎么说——

核心观点:

1、“十四五”中国钢铁产业将逐步走向成熟,产业集中度也会进入快速上升期。

2、钢企兼并重组应发挥协同效应,避免过度竞争、提高利润水平,应探索横向跨区域、跨国,纵向跨产业链的兼并重组。

3、目前钢铁产业集中度低,市场常常发生过度竞争,行业利润率多年来一直低于工业企业平均利润率,原料涨幅又高于成材价格涨幅导致企业亏损。有时为了减少亏损,进行联合减产、限产保价则可另当别论。但如果未来出现损害消费者利益行为,那么被相关部门约谈或者面临的法律风险不可不察。

问:钢铁产业集中度一直都是产业发展五年规划关注的重点,但直到2020年行业前10大钢铁企业的粗钢产量占比约37%,离60%的目标相去甚远,屡屡落空的原因何在?

徐向春:这涉及到产业发展规律,产业经济学理论指出,当一个产业处于快速成长期,前景较好,势必吸引大量资本进入,随着新开厂家越来越多,产业集中度自然下降。兼并重组多发生在产业成熟期,当产业规模不再有很大增量空间,产能过剩日益严重,市场竞争趋于白热化,利润空间逐步缩小,外部资本进入意愿减弱,管理不善、竞争力不强的企业亏损、甚至破产退出或者被收购。只有在这个阶段,大规模兼并重组才具备了客观条件。

过去20年间,中国粗钢年产量从1.29亿吨增长到10.53亿吨,钢铁产业始终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社会资本仍源源不断地进入钢铁行业。尽管每个五年计划都要求提升产业集中度,但经济发展规律无法违背,致使五年计划的目标屡屡落空。

问:近十五年来,钢铁产业集中度经历了一轮由升转降之后再次提升的周期,每个阶段的变化呈现什么特点?

徐向春:2007年至2010年,钢铁产业集中度提升较为明显。根据“十五规划”和“十一五规划”,在地方政府和钢铁企业积极推动下,兼并重组蓬勃发展,如宝钢重组八钢、韶钢;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等。同时,区域内钢铁集团也密集涌现,如山东钢铁集团、河北钢铁集团、渤海钢铁集团等先后成立。尤其在2008年,“中国第一钢铁巨头”称号先后在宝钢、山东钢铁、河北钢铁之间更替,前十家钢企集中度较2007年猛增16个百分点,2010年达到48.6%,为十多年以来最高值。

徐向春:钢铁产业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

2010年至2016年,钢铁产业集中度呈现下降态势。一方面,4万亿财政刺激政策的推出,使得中国摆脱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但也导致热钱持续流入钢铁行业,钢铁产能迅速扩张,并催生了大量中频炉投产;另一方面,宝钢、武钢、鞍钢等大型企业的重组处于停滞状态,甚至出现了“分家”现象,河钢、安钢对本地区内民营钢铁企业“渐进式股权融合”重组模式以民营钢铁企业退出而宣告结束,这使得钢铁产业兼并重组步伐明显放缓。“分子”增长缓慢,“分母”极速扩张,产业集中度回落至30%附近。

2016年至2020年,钢铁产业集中度再次缓慢回升。经过2014、15年行业全面亏损和三年供给侧改革,“地条钢”完全出清,落后产能被淘汰,不少中小企业破产关停,供应严重过剩局面得以改善,相关部门要求促进钢铁产量压减,“分母”扩张受到了严格限制,作为“分子”的各大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动作不断:中国宝武并购重组马钢、太钢、代管昆钢,规模超过亿吨;建龙集团宣布正式托管经营邢台钢铁,成为全国第二大民营钢企等等。

从过去一轮周期来看,尽管政府和相关部门一直倡导提升产业集中度,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市场时机不成熟是主要原因。“十四五”中国钢铁产业将逐步走向成熟,经历过全面亏损的钢铁企业也达成了市场接近饱和、产业发展规模接近峰值的共识,在产能置换过程中愿意退出或者置换产能,产业集中度会进入快速上升期。

问:当下钢企兼并重组该如何避免走过去失败的老路?未来钢企兼并重组会有什么新变化?

徐向春:首先,过去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存在“拉郎配”、“摊大饼”的情况,如天津四家钢企联合成立的渤海钢铁,整而不合、盲目扩充产能,曾经的速成“世界500强”最终陷入债务危机破产重整;其次,由一家龙头企业整合省内其他企业的模式,现在看来是走不通的,客观保护了地方落后产能,对外来企业造成壁垒,无法真正实现强强联合。

这些失败的案例证明了,兼并重组不是单纯将几家钢企合并在一起追求规模,而是为了发挥协同效应,避免过度竞争、提高利润水平。在发展规划上,人、财、物、产、供、销等环节必须融合,避免各干各的甚至互相竞争。另外,钢铁产品销售半径很大,下游市场不分地域,原料采购范围也覆盖了国内和全球,应探索横向跨区域、跨国,纵向跨产业链的兼并重组。

本轮兼并重组中,较为成功的是宝武集团。宝钢在重组上海钢铁企业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宝武集团通过部门合并等方式提高整体效能,投资、采购、销售、市场划分上进行了合理的规划,管理水平和技术研发方面展现较强优势。从结果来说,宝钢发展得不错,武钢也摆脱了前几年的萎靡不振,经得起市场检验。之后宝武集团对马钢、太钢、重钢的重组进行得较为顺利,中央和地方政府、企业本身都认识到兼并重组要尊重市场规律,政策和行政形成合力推动钢铁企业完成符合其发展战略的兼并重组,这和过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此外,沙钢重组东北特钢,建龙重组山西、黑龙江、内蒙等省区钢厂,德龙重组天津渤海钢铁,都是成功的兼并重组案例。

问:近期“反垄断”是中央关注的重点,部分行业协会受到了反垄断处罚,未来行业集中度提高之后,钢铁行业是否会面临类似的问题?

徐向春:首先要明确“垄断”和“集中度高”是两个概念,“垄断”指凭借高市占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竞争,进行不合理定价或者限制消费者行为,实质上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作为业内龙头或者行业协会,商议价格或者联合减产均为反垄断法明文禁止的。但是对钢铁产业而言,目前产业集中度低,市场常常发生过度竞争,行业利润率多年来一直低于工业企业平均利润率,原料涨幅又高于成材价格涨幅导致企业亏损。有时为了减少亏损,进行联合减产、限产保价则可另当别论。

未来产业集中度提高带来利润率提升,如果出现类似损害消费者利益行为,那么被相关部门约谈或者面临的法律风险不可不察,近期部分行业受到的“反垄断”处罚也为钢铁行业敲响了警钟。

问:最近注意到华为集团被吸纳为中钢协会员,像华为这样的科技企业的加入对钢铁行业将带来什么影响?

徐向春:5G技术进入钢铁行业之后,智能制造领域将获得巨大发展。5G技术高带宽、低延时、高可靠以及边缘计算的应用,在物联网、工业自动化控制、物流追踪、工业AR、云化机器人等工业应用领域,对钢铁行业未来的高质量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宝钢的“黑灯工厂”是典型案例,经过改造后,车间实现了“无人化”,具备24小时黑灯操作的条件,据称吨钢能耗下降了15%,综合污染物吨钢下降30%、劳动效率提升30%,产能提升20%,加工成本下降10%。

在“十四五”期间,随着华为等科技公司的加入,更多“黑灯工厂”、“智慧工厂”将在多家钢铁企业进行试点,或许在“十五五”我们能看到科技力量在传统制造业开花结果、全面铺开,届时将会呈现一个面貌不一样的钢铁行业。

徐向春:钢铁产业兼并重组驶入快车道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