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地方银行禁止异地吸存:防范跨区经营风险+稳定负债成本....

地方银行禁止异地吸存:防范跨区经营风险+稳定负债成本

文章来自:绿水染清风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05 19:54:14
阅读:89

继互联网存款业务受到规范后,监管层将关注点瞄准地方性银行的异地存款。

2021年2月4日,人民银行召开加强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研究部署加强存款管理工作。会议指出,持续强化存款管理,督促地方法人银行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不得以各种方式开办异地存款。

在分析人士看来,明确地方法人银行不得异地吸收存款,是首次明确口径,其中所指的是部分城商行通过互联网渠道II类户吸收的定期存款。至于定位于城商行的民营银行是否适于此规定,目前尚存争议。

自2020年以来,监管层多次出台规范银行存款的相关举措,其背景是:一方面,各类股份制银行、民营银行、直销银行通过II户吸储,一定程度上挤压本地城/农商行的存款空间;另一方面,防范中小银行跨区经营导致的风险外溢,既存在底层流动性脆弱的风险,也不利于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

防范中小银行跨区经营风险

2月4日,人民银行召开加强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强调:“存款利率定价具有较强的外部性,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整个利率体系的‘压舱石’,要长期保留。必须贯彻落实金融为民的初心使命,持续强化存款管理。督促地方法人银行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不得以各种方式开办异地存款。继续加强对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的监测管理,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守护好老百姓的钱袋子。”

厦门国际银行投行与资管部任涛博士分析,按照惯例,后续将会有实际行动,甚至不排除将异地存款纳入央行的MPA考核以及金融机构稳健性评估、制定异地存款压降计划等。

结合央行于2020年10月16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明确规定“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等区域性商业银行应当在住所地范围内依法开展经营活动,未经批准,不得跨区域展业”。

新疆某农商行人士告诉记者:“大部分农商行原本就是在本地吸存,而且也没有和互联网机构合作,因此该规定的影响较小。对农商行来说,以前追求规模比较多,但近两年更注重质量了,而且监管也是强调县域法人不能减少,服务当地。”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15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地方性法人商业银行要坚守发展定位,确保通过互联网开展的存款业务,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主要在线上开展,且符合银保监会规定条件的除外。

“地方性法人银行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是重点,主要为防范中小银行跨区经营导致的风险外溢,既存在底层流动性脆弱的风险,也不利于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告诉记者,此前,监管认为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存在底层流动性风险,并指出跨区风险中小银行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与异地存款人开展远程交易,存款人的实名认证、尽职调查等均不同于线下交易,可能存在合规风险隐患。

较为关注的是,如果完全限制了地方银行吸收异地存款,有可能会加剧地方性银行的经营困境和风险暴露。在某接近监管人士看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但需要注意的是,最开始给城商行的就是区域性牌照。”

另外,定位于城商行的民营银行是否适于此规定,业内人士也争议颇多。

关注银行负债质量和风险

对存款业务监管的持续收紧,也体现了监管层对商业银行负债质量和风险的重视。

2021年1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谈及2021年金融领域热点问题时亦指出:“加强对互联网平台存款和异地存款的管理,维护存款市场秩序,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任涛分析,从加强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的表述上看,监管部门对异地存款的态度要明显严于异地贷款,毕竟目前异地贷款只是用了“压缩”这一表述,这种政策导向下,地方性银行可能不得不被动采取以下几种举措:一是,提高同业负债、同业存单、金融债券等主动负债的发行力度,接受市场变化带来的考验,以支撑资产投放,否则短期内部分银行可能会被动缩表。二是,存款拓展带动业务作业区域不得不进一步下沉至县级及以下地区,社区银行变得越来越有必要。三是,存款拓展压力以及市场利率中枢水平变化可能会导致存款成本管控在短期内变得很困难。

在苏筱芮看来,未来商业银行需要厘清自身的业务结构与规模占比,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缓解监管带来的冲击;要认真评估监管指标,如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等重要监管指标,进行压力测试;要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大力发展自营渠道,借助网点优势提升自身的运营能力。

银行存款成本受到严格控制后,也将同步传导至贷款利率方面。“考虑到未来疫情和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仍然较大,国内经济修复基础还不牢固,金融还要对实体经济保持一定支持力度,这就要求企业贷款成本在2021年不能掉头向上,而控制好银行存款成本,就能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指出。

具体来看,王青分析,银行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储蓄存款,二是同业资金。后者的资金成本主要受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引导。如果储蓄存款利率保持稳定,那么银行边际资金成本就主要受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影响;如此,央行就可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及时、灵活引导银行边际资金成本变化,进而控制包括贷款利率在内的各类市场利率走向,实现“货币市场利率-LPR-企业贷款利率”的传导过程,提升货币政策传导效率。

地方银行禁止异地吸存:防范跨区经营风险+稳定负债成本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