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东兆长泰集团陷多宗纠纷 多家银行讨债难

东兆长泰集团陷多宗纠纷 多家银行讨债难

文章来自:红颜独憔悴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1-12 08:29:57
阅读:39

继持有的1亿股大连银行股权被司法拍卖流拍后,东兆长泰集团及关联公司再陷多宗债务纠纷。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东兆长泰集团及关联公司自2020年8月份以来,被大连银行、恒丰银行、哈尔滨银行、廊坊银行等多家银行讨债,并出现法院判决强制执行无资产可执行的情况。值得关注的是,实际控制人郭向东曾于2017年公开提议对“老赖”进行联合惩戒。讽刺的是,如今东兆长泰集团却官司缠身,而郭向东更是陷入失信危机,被多次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中。

银行密集讨债

2020年12月31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涉及到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东兆长泰集团、北京向辰和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浙商新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六家关联公司与某银行的6000万元票据纠纷。

2018年12月26日,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与银行签订了商业汇票银行承兑协议,该公司出具电子汇票10张,每张票面1000万元,同时公司缴纳保证金5000万元。东兆长泰集团等5家公司及郭向东为承兑汇票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然而,在承兑汇票到期后,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未能偿付票据债务,银行于2020年10月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公开资料显示,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的股东分别为浙商新业集团和东兆长泰集团,分别持股99%和1%,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均为郭向东。

2020年11月3日,法院判决查封东兆长泰集团享有的重庆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北京向辰和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享有的建平县港禄矿业有限公司股权2079万元,以及北京向辰和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享有的建平县龙驰矿业有限公司的股权2772万元。

同样对东兆长泰集团申请财产保全的还有廊坊银行。2021年1月6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根据廊坊银行向法院申请的财产保全,冻结了北京天劲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和郭向东6.6亿元存款或相应价值财产。

另外,东兆长泰集团还牵涉到银行向股东讨债的纠纷中。2020年8月31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民事裁定书中,涉及到重庆中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东兆长泰集团、浙商新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大连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其中,重庆中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浙商新业集团有限公司,而东兆长泰集团为大连银行大股东。

此外,东兆长泰集团的关联公司浙商新业集团也被哈尔滨银行起诉追债。2020年12月22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涉及到浙商新业集团与哈尔滨银行4160万元的金融借款纠纷。贷款主体为重庆市永川区商贸城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浙商新业集团和郭向东分别控股95%和5%。

面对众多的讨债机构,东兆长泰集团对民事判决的执行情况并不乐观。记者注意到,2020年11月上海冰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对东兆长泰集团和郭向东的民事判决强制执行。法院经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资产,东兆长泰集团仅持有的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51%的股权已经遭到冻结,短时间内无法处置完毕。法院在判决中称,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名下也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针对东兆长泰的债务问题,记者联系了该集团方面,但是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深陷失信危机

对于东兆长泰集团而言,在实体产业和金融投资领域均名声在外。相关资料显示,东兆长泰集团涉足产业覆盖建筑工程、地产开发、金融投资、矿产等领域,以总资产超过200亿元多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该集团此前曾是大连银行第十大股东,同时也是上市公司涪陵榨菜第二大股东。

东兆长泰集团官网资料显示,该集团拥有北京一建、北京二建、重庆一建三家品牌底蕴深厚的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在京、津、渝开发中高档房地产项目400余万平方米,曾操盘多个知名楼盘,如首都国际机场中央别墅区的棕榈滩项目、天津水域未来城、重庆朝天门中心等。

在资本市场上,东兆长泰集团一直被视为资本系楼忠福“广厦系”成员,而郭向东曾是广夏控股的元老人物,在广夏重庆一建任董事长。

2008年初,东兆长泰集团分别通过增资和受让重庆市涪陵区国资委所持涪陵榨菜股权的形式取得涪陵榨菜上市前28%的股本,成为第二大股东。在涪陵榨菜上市后,郭向东的妹妹郭向英担任公司董事。

2010年涪陵榨菜IPO过会,按发行价计算,作为第二大股东的东兆长泰的投资收益超过400%。然而,东兆长泰集团却在此后10年中多次减持套现,如今已经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2020年初,由于200万元欠款纠纷,东兆长泰集团及郭向东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也就是所谓的“老赖”。公开信息显示,自2020年5月起,郭向东至今已经被法院发布限消令10次,涉及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等。

2017年3月,郭向东针对老赖“玩失踪”和财产“乾坤大挪移”的做法接受了媒体记者采访。他当时呼吁社会对“老赖”进行联合惩戒,称“破解执行难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在全社会形成合力,才能有效解决”。仅仅不到三年,如何摆脱债务危机和失信危机成为了他当前最大的难题。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东兆长泰集团陷多宗纠纷 多家银行讨债难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