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信安世纪高管履历存疑、供应商成"老赖"、与客户数据打架....

信安世纪高管履历存疑、供应商成"老赖"、与客户数据打架

文章来自:温婉娴淑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1-11 13:30:42
阅读:43

2020年12月11日,北京信安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IPO顺利过会。本次IPO,信安世纪携手西部证券和容诚会计师事务所,拟发行新股不超过2,328.19万股,融资6.88亿元用于信息安全系列产品升级项目等四个项目。

信安世纪闯关科创板期间,因未决专利诉讼、溢价收购资产、上市前突击大额分红等问题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此外,《壹财信》还发现,信安世纪赊销加重、子公司亏损,高管履历信息存疑,供应商成"老赖"、与客户销售数据打架。

赊销加重、子公司亏损

2001年8月成立的信安世纪,主要从事以密码技术为基础支撑的信息安全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技术服务,致力于解决网络环境中的身份安全、通信安全和数据安全等信息安全问题。

招股书显示,信安世纪在2017年至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的同时,企业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逐年攀升。

2017年至2020年1-6月,信安世纪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536.54万元、14,353.21万元、18,826.38万元和16,019.4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8.72%、53.29%、59.23%和135.59%。

2018、2019年度,公司营业收入分别较上年增长22.18%、18.01%,同期应收账款余额较上年同比增长68.14%、31.16%,其增速也高于营收增速。与此同时,其在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周转率持续降低。

信安世纪除赊销比较严重外,2020年上半年,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竟超过了当期利润总额。

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总额分别为417.59万元、453.57万元、486.32万元和229.79万元,占公司各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8.80%、5.81%、5.38%和101.98%。

信安世纪2020年1-6月的利润总额为225.32万元,比2019年1-6月1180.20万元的利润总额下降了80.91%。对于包括利润总额在内的业绩数据大幅下降原因,信安世纪则解释为主要原因为公司的财务报表合并范围变化所致。

同时,信安世纪最近一年及一期有超过一半的子公司净利润亏损。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1日招股书签署日,信安世纪共有6家子公司,其中5家全资子公司,1家间接控股子公司。

2019年,武汉信安珞珈科技有限公司、成都信安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信安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信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安瑞君恒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华耀科技有限公司6家企业的净利润分别为8.82万元、-205.99万元、-163.62万元、-65.75万元、-0.04万元、404.39万元,除信安珞珈和华耀科技盈利外,其余4家公司净利润合计亏损435.40万元,占当期合并口径净利润的4.75%。

2020年上半年,上述6家子公司全部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202.66万元、127.22万元、142.34万元、106.78万元、0.47万元、117.22万元,净利润合计亏损696.69万元,是当期合并口径358.93万元净利润的近两倍。

供应商成"老赖"、与客户数据打架

除子公司亏损外,信安世纪的上下游供应商和客户也值得关注。

观其上游,供应商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曾因公示信息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北京华一智研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2019年皆为信安世纪第二大供应商,信安世纪向其采购服务器等产品,发生的金额为776.55万元、1,278.54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金额的比例为10.42%、13.78%。

华一智研成立于2016年8月,目前股东为张利华、马子东、殷瑞山,持股比例为50%、25%、25%。

值得注意的是,华一智研在2020年7月被涞水县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据冀0623执455号文件,华一智研大股东张利华未履行刘某某的345万元借款及其利息,而华一智研因其连带清偿责任,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信安世纪高管履历存疑、供应商成

公开资料显示,华一智研除了被受股东拖累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外,在2020年也存在8条限制消费的信息。

另一供应商山东渔翁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是信安世纪的第五大供应商,信安世纪当年向其采购加密卡等产品的金额为273.22万元。该企业在2016年曾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威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5天后被移出该名单。

除供应商问题外,信安世纪对客户销售与对方披露的数据存在"打架"情况。

招股书显示,2019年山东九州信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信安世纪的第四大客户,当年向其销售金额为706.44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为2.23%。

九州信泰于2016年8月1日在新三板挂牌。根据企业在新三板披露的2019年财报,当年,信安世纪为九州信泰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66.28万元,该处数据比招股书所披露的相应数据少了140.16万元。

高管履历信披存疑

除上述问题外,信安世纪招股书中的董事、监事等高管的履历存在疑点。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信安世纪董事会由李伟、王翊心、丁纯、余力、金海腾、袁连生、张诗伟7名董事组成,其中金海腾、袁连生、张诗伟为独立董事,公司监事会由汪宗斌、贝少峰、张蕻葆3名监事组成,其中汪宗斌为监事会主席。

信安世纪股东财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余力于2019年任董事,而在此之前,余力于1996年8月至2000年8月在中车戚墅堰机车有限公司任技术员,2006年9月至2017年10月任众合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合伙人,2017年11月之后才入职财通创新。

令人不解的是,企信网显示中车戚墅堰于2007年6月26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姚国盛,曾用名分别为常州戚墅堰南车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南车戚墅堰机车有限公司,此外并无与中车戚墅堰相同的名称或曾用名。而该公司的成立时间比招股书披露的董事入职时间晚了约11年,个中缘由无从知晓。

同时,企信网显示众合创业成立时间为2006年10月,该成立时间比董事余力的入职时间晚了约1个月。

除了董事入职时间比企业成立时间早11年以外,还有一监事的工作履历存疑。

贝少峰于2020年5月进入信安世纪任监事一职,在此之前,于1999年5月至2001年4月在北京北大青鸟商用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任UNIX软件开发工程师。

令人疑惑的是,企信网显示北京北大青鸟商用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于2002年1月吊销。同时据公开消息,有一家曾用名青鸟系统、现用名为博雅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其中在2009年6月18日之前青鸟系统将企业名称改为了北京北大青鸟国际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之后于2010年12月改为现用名博雅软件。目前尚不知晓是哪边的信披出现问题,但若以博雅软件的成立时间来看,监事贝少峰的入职时间远早于该企业成立时间。

综上,信安世纪虽然此次顺利过会,但其招股书中存在的信披疑点还是需要作出解释。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信安世纪高管履历存疑、供应商成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