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董事长原配举报信风波过后:高特佳弘瑞向前 蔡达建向后....

董事长原配举报信风波过后:高特佳弘瑞向前 蔡达建向后

文章来自:典雅夜后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4 22:46:39
阅读:97

原标题:董事长原配举报信风波过后:高特佳弘瑞向前,蔡达建向后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星期,一家深圳老牌创投机构的名字忽然“出圈”了。

一封名为《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在行业内广为流传,写信人自称是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达建的妻子金惠丽,实名举报蔡与原下属张某楠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借出差工作的名义在世界各地游山玩水,应认真核查是否侵占了高特佳公司财产。

除了控诉蔡达建出轨之外,这封信里涉及到高特佳业务的内容也值得关注。金惠丽在信里指出,由于与张某楠的关系,蔡达健没有时间精力顾及工作事业,致使高特佳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

而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高特佳方面时,该公司回应称2020年初已设立新的业务平台高特佳弘瑞,负责募、投、管、退全部业务,财务人事和业务都与高特佳集团独立运营,建立了以黄青为董事长的新任领导班子,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运营,并已与投资人进行了沟通。“蔡达建在高特佳弘瑞不担任任何职务,也不参与任何经营事务。”

高特佳弘瑞是什么来历?和高特佳集团又是什么关系?蔡达建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上市公司博雅生物被卷入“漩涡” 在这封《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传开后,市场对于高特佳和蔡达建本人的关注达到了一个峰值。

根据清科私募通数据,高特佳于2001年在深圳成立,专注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以战略性股权投资为主导,覆盖并购、PE、VC、天使等全阶段的投资业务。目前资本管理总量为238亿元,管理了24只医疗健康产业基金,先后投资130余家企业,其中医疗健康企业60余家,并推动了11家企业成功上市。

在其投资版图中,不乏行业内的明星公司,例如迈瑞医疗、康方生物、复宏汉霖,以及科创板上市企业圣湘生物、热景生物等。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控股投资国内血液制品龙头企业博雅生物,并助推其成功上市。

信里所谓的丹霞项目,指的是一桩和广东丹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有关的并购。丹霞生物是高特佳的被投公司。根据媒体报道,此前高特佳集团曾和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共同成立产业基金,斥资45亿元收购丹霞生物。这篇报道还称,接近蔡达建的人士透露这项并购重组的关键人物就是蔡,而45亿的资金构成中除了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出资5000万元,其他资金构成中高特佳集团运用了大量金融机构等资金。

有意思的是,2017年初丹霞生物刚刚因产品指标不符合标准而被监管收回《药品GMP证书》并暂停生产。而在此后的2017年5月、2018年、2019年,博雅生物多次向丹霞生物支付预付款,但都因一些原因未能获得血浆。该公司2020年半年报显示,到今年6月底博雅生物对丹霞生物的预付款余额为8.23亿元,另有20万元的其他应收款。

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博雅生物在9月11日紧急发布了一份澄清公告,称截至公告披露日,高特佳集团通过直接和间接持有该公司股份1.3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7574%;蔡达建为高特佳集团董事长,高特佳集团在资产、业务、人员、机构等方面与上市公司保持相互独立。“蔡达建不属于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高特佳集团及蔡达建不参与公司经营活动,上述相关报道信息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活动。截至目前,公司业务经营正常。”

而从9月11日博雅生物的市场表现来看,该只个股单日下跌4.25%,从8月初高点就一直下跌的股价更是“雪上加霜”。

今年7月,博雅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高特佳正在筹划涉及上市公司股权变动的重大事项,同时高特佳及其一致行动人懿康投资也在减持该公司股份,似有“抽身”之意。9月还有外媒报道称,“华润资本拟考虑收购博雅生物的控股股份,且已与博雅生物的大股东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举行了初步商谈。”虽然博雅生物回应称,公司未收到股东方通知,但公开信事件会对此造成怎样的影响,目前还很难说。

高特佳弘瑞被推到台前 而高特佳的回应和今年以来的一系列操作,记者也进行了一番梳理。

公开资料显示,蔡达建此前曾担任君安证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国泰君安证券收购兼并部总经理,2001年创立高特佳,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投资老兵。作为股权投资行业里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蔡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和风格,这一点也给高特佳集团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不过高特佳弘瑞的“横空出世”其实早有端倪。高特佳旗下2013年9月成立了一家名为“深圳市高特佳弘瑞投资有限公司”的机构,由高特佳和深圳市融华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后者也是高特佳的控股企业。启信宝数据显示,高特佳弘瑞还出资设立了深圳市高特佳睿升投资合伙企业、厦门高特佳睿信投资合伙企业、厦门高特佳优盛投资合伙企业等多只基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负责运营高特佳博雅并购基金。

高特佳弘瑞股权结构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今年7月,高特佳弘瑞召开了2020年中期工作会议,会上介绍道:为应对全新的市场环境和挑战,高特佳投资集团于上半年迅速做出了战略及人事调整,由高特佳弘瑞投资承接和受托负责集团2013年以来通过市场化募集基金投资所形成的投融资管理业务,以及未来的VC、PE、PIPE和国际化四大业务板块,并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优化,由黄青任高特佳投资集团CEO、高特佳弘瑞投资董事长。在这次会议上,高特佳弘瑞的18位执行合伙人依次做了工作汇报。

高特佳方面也对每经记者确认,今年把原集团业务全部由弘瑞承接,集团不再负责各项业务。

对比公开信,写信人金惠丽称自己是在1月底得知蔡达建与张某楠之间的关系。而根据高特佳的回应,新业务平台高特佳弘瑞就是在今年初正式设立的。

2019年初,蔡达建还以董事长的身份在公司致辞中表示:“2019年高特佳投资集团在战略上会重点强化四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专业化,持续提升专业水平;二是体系化,要持续升级立体、精细、可操作的各项业务组织体系;三是国际化,发展要有全球化的视野,团队要有国际化的能力和资源;四是开放,创新产品,建立开放合作模式和平台。”

对此,高特佳方面回应称,作为集团董事长,蔡达建还是会在一些重要场合或者年底做一些表态、发声,但所有业务他都不参与,“比如内部流程、内部制度、人事任命、弘瑞财务的拨转等”。

这不禁令人联想起公开信中对于张某楠涉足高特佳公司决策方面的表述:“聊天内容除了说不完的卿卿我我,还涉及公司的决策、管理、人员的调配、薪资的调整,包括奖金的发放等……张某楠究竟何德何能,敢控制董事长蔡达建的思想,干预其公司管理决策,对公司高管及同事评头论足,指手画脚,肆意诋毁?”

至于蔡达建为何没有参与高特佳弘瑞的业务,该公司回应称,蔡去年就不再直接负责具体业务,“今年弘瑞这个平台是把这个情况给制度化了,不管任职还是平台搭建蔡总都不再正式参与了”,似乎有意与其撇清关系。

那么,“临危受命”、执掌高特佳弘瑞的黄青又是谁呢?私募通数据显示,她拥有同济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学士、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在西门子公司和亚商资本担任重要管理职位,并曾任多家制药企业的董事等职务,现任高特佳投资集团CEO、高特佳弘瑞投资董事长。

事实上,近一两年,黄青已在频繁代表高特佳集团对外发声。可以想见,未来“高特佳弘瑞”或将代表高特佳集团,更多地走到台前。而本来就已经鲜少露面的蔡达建,随着集团业务被直接平移至高特佳弘瑞,再加上此次公开信风波,或将进一步退至幕后了。

对于这次的“原配举报门”,高特佳方面回复每经记者称,公开信所涉及蔡达建家庭私事部分,公司对此不便回应,法院会给出公正的结论;所涉及公司经营相关问题,已责成相关调查小组正在核实。

对于调查的结果,《每日经济新闻》也将持续关注。

董事长原配举报信风波过后:高特佳弘瑞向前 蔡达建向后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