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文章来自:财经看世界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27 14:32:46
阅读:8

投资研报

【王牌研报】海外业务大幅增长,这家公司一季报业绩大超预期,中金看涨空间45%

【硬核研报】钢市强势不改,低碳冶金技术突破,大型钢企布局“氢气炼钢”

【碳中和动态分析】国家能源局启动源网荷储、多能互补一体化项目方案报送;千亿级风电巨无霸三峡新能源IPO获批

【机构调仓】傅鹏博、谢治宇、郑希、归凯等大佬一致买入1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舜财经”

流程编辑 / 马宁

一个月前,*ST东洋发布公告表示,由于美国Avioq公司未完成2018年度业绩承诺,理应在2019年12月10日支付1359.27万美元业绩补偿款(折合人民币9332.16万元)。

然而即便是延期一年至2020年12月10日,李兴祥仍未能及时支付这笔业绩补偿款。

公告称,李兴祥与烟台宝崴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宝崴商贸”)签订了一份《债务转移三方协议书》,这笔业绩补偿款将由宝崴商贸承担。

虽然宝崴商贸对外声称为外商独资企业,但是大舜财经调查发现,这家企业的办公电话、邮箱与地址与*ST东洋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及多家子公司完全一样。最近披露的判决文书还显示,这家外商独资企业竟然还为东方海洋集团的股票质押业务进行了担保。

种种迹象显示,宝崴商贸高度疑似东方海洋集团的关联方。

01宝崴商贸承接亿元业绩补偿金

3月17日,*ST东洋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李兴祥以及宝崴商贸签订《债务转移三方协议书》,协议约定将业绩承诺补偿义务人李兴祥由于美国Avioq公司未完成2018年度业绩承诺而形成的债务转移由宝崴商贸承担。

审计机构出具的报告显示,Avioq公司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410.70万美元、605.99万美元、-159.27万美元。

此前,李兴祥曾承诺Avioq公司2016年至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0万美元、6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

除了2016年、2017年业绩承诺“压线”完成外,2018年Avioq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不仅没有实现盈利反而大幅亏损。

由于业绩承诺未能完成,李兴祥在2019年4月16日签署了《关于Avioq公司业绩补偿的声明》,承诺于2019年12月10日前以现金方式对*ST东洋进行补偿1359.2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9332.16万元)。

但是到了规定时间,李兴祥仍然没有偿还业绩补偿款,此后该笔补偿款又延期了一年。然而一年时间到了,李兴祥仍然没有掏钱。

“受经济环境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李兴祥先生个人投资受到影响,公司未收到李兴祥先生的业绩承诺补偿。”*ST东洋这样解释李兴祥未能拿出补偿款的原因。

02 2.3亿业绩补偿保证金“没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为了收购Avioq公司,*ST东洋付出了4.3亿元的真金白银。

当初的《收购公告》约定,*ST东洋购买Avioq公司100%股权的支付进度为,《股权转让协议》生效后30个工作日内支付2.2亿元,余款2.3亿元作为李兴祥对Avioq公司未来三年业绩承诺的保证金,若Avioq公司经审计的扣非后净利润低于当期业绩承诺,差额部分从业绩保证金中直接扣除。

然而事实是,当2018年Avioq公司无法完成业绩承诺需要李兴祥进行业绩补偿才发现,2.3亿元的保证金早在收购Avioq公司当年就进了李兴祥的腰包。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深交所对于此次业绩补偿的问题曾向*ST东洋发送关注函询问当初2.3亿保证金去了哪里?

*ST东洋回复称:“美国Avioq公司2016年运行状况良好,双方预判未来可以实现业绩承诺,为推动双方更加积极、稳定的合作,公司同意于2016年将业绩保证金全额支付给交易对方。”

“既然是业绩保证金,一般需要根据承诺期的时间节点进行兑付,要么每一年兑付一次,要么三年承诺期过后兑付。”一位投行人人士告诉《大舜财经》。

《大舜财经》查询也发现,当初收购协议明确指出,业绩保证金将在承诺期结束后,根据业绩承诺的实现情况,实现业绩补偿后,将剩余款项支付。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上述投行人士认为,*ST东洋的说法明显不符合商业逻辑,“如果两年后的业绩能够预判还需要什么保证金?明显违反一般的商业常识和交易结构设计要求。”

03 宝崴商贸疑似关联方

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ST东洋还透露,李兴祥先生大部分款项已进行个人对外投资深圳玖富明远投资合伙企业的基金份额(投资价值约人民币1.3亿元),该合伙企业系李兴祥先生与宝崴商贸共同参与投资。

但是查询天眼查,《大舜财经》发现,玖富明远投资合伙企业只有三名股东,其中宝崴商贸认缴出资17952万元,持股比例54.47098%;国泰和康健康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认缴15000万元,持股45.51385%;深圳玖富盛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认缴5万元,持股比例0.01517%。

*ST东洋所透露的信息显示,李兴祥参与玖富明远的投资是通过宝崴商贸完成,如今宝崴商贸要接替李兴祥承担业绩补偿款,似乎无可厚非。

然而大舜财经调查发现,宝崴商贸与*ST东洋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以及实控人车志远高度疑似关联方。

天眼查显示,与宝崴商贸共同使用一个固定电话的公司共有15家公司,这15家公司既包括东方海洋集团,还包括东方海洋置业有限公司、山东东方海洋红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烟台东方海洋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东方海洋集团北京办事处以及东方海洋集团多家关联公司。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不光是电话号码相同,就连公司的注册邮箱宝崴商贸与东方海洋集团及其多家子公司使用的都是同一个。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随着东方海洋集团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宝崴商贸与东方海洋集团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也随着诉讼浮出水面。

今年1月20日的一份判决文书显示,车志远与宝崴商贸分别与东方证券在2017年签订《股票质押担保合同》,车志远、烟台宝崴商贸分别以400万股和333万股*ST东洋股票为东方海洋集团的全部债务提供质押担保。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宝崴商贸注册成立于2007年6月份,法定代表人为初海英,股东郭静荣全资持有这家公司。

种种迹象显示,宝崴商贸与东方海洋集团高度疑似关联方。就连投资者也在互动平台对宝崴商贸与东方海洋的关联关系提出质疑,公司则矢口否认,“宝崴商贸为外商独资企业,与公司控股股东无关联”。

既为东方海洋集团的股票质押交易提供担保,还要为远在美国的李兴祥承担近亿元的业绩补偿,这家电话、地址、邮箱与东方海洋集团几乎一样的外资企业可谓“活雷锋”。

不合常理的交易背后,深交所也在关注函中质疑李兴祥是否为*ST东洋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董监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关系,以及是否存在对*ST东洋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李兴祥与宝崴商贸是否都是东方海洋集团的关联方?他们是否都听命于东方海洋集团并为其“掏空”上市公司服务?

“通过高溢价收购将上市公司的资金转出体外,完成业绩承诺之后业绩下滑,上市公司通过大额商誉减值进行财务洗澡,一洗了之。”上述投行人士告诉《大舜财经》,通过高溢价收购的办法掏空上市公司已经成为威胁中小股东利益的一大公害,“如此明显的关联关系,工商登记资料都能查得出来。”

声明:大舜财经是由齐鲁周刊-山东发展网财经部全力打造的财经新媒体平台。本文版权归“大舜财经”所有,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新闻爆料邮箱:sdfzcj@163.com。

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电话、邮箱、地址都一样,宝崴商贸疑似*ST东洋控股股东、实控人关联方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