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金刚玻璃董事突遭刑拘,A股信披违规“入刑”已有先例....

金刚玻璃董事突遭刑拘,A股信披违规“入刑”已有先例

文章来自:川水往事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07 17:17:44
阅读:59

投资研报

【王牌投研】核心资产如期反弹,距离阻力位还有多少幅度?高增长开启,这只个股被机构盯上了!

【新能源汽车动见】欧洲多国发布一季度销量 南都电源大幅下修业绩快报

【硬核研报】4000亿光伏龙头正式入局氢能!创始人亲自带队+私募巨头力挺,碳中和时代的零碳能源怎样布局?

【硬核研报】突发!智利封国加剧锂矿短缺,锂价又将加速上行?锂资源面临价值重估,手握稀缺锂矿和盐湖资源的巨头开始疯狂扩产

近日,金刚玻璃一名董事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刑事拘留。事实上,A股市场上,已有两家上市公司的信披违规行为涉及刑事犯罪。在注册制背景下,信披违法违规者,不仅是罚款加大那么简单,甚至还有可能“蹲牢房”。随着新《证券法》落地实施,信息披露要求进一步强化,上市公司违法违规成本显著提高,中小投资者利益将得到进一步保护。

董秘前脚辞任,董事后脚因信披违规被刑拘

3月31日晚,广东金刚玻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披露,董事会于3月29日收到汕头市公安局送达的《拘留通知书》,董事庄毓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刑事拘留。

金刚玻璃表示,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目前公司共六名董事,除庄毓新外,其余董事处于正常履行职务状态。

金刚玻璃董事突遭刑拘,A股信披违规“入刑”已有先例

梳理相关公告发现,庄毓新任职于金刚玻璃第二大股东拉萨市金刚玻璃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部,是拉萨金刚实控人庄大建的侄子。2016年11月,庄毓新曾和金刚玻璃共同出资设立广东金刚玻璃科技有限公司。

自2018年6月起,庄毓新担任金刚玻璃董事,并因在金刚玻璃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中负有相关责任,受到证监会处罚。

2020年4月17日,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向金刚玻璃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公司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通过伪造定期存款合同和虚构利息收款方式虚增利息收入,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销售收入及回款,并通过虚增产量分配真实成本的方式虚增营业成本。通过上述方式,金刚玻璃于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虚增利润6205.34万元、4987.67万元、610.71万元,分别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072.90%、622.26%、28.04%。

因此,证监会对金刚玻璃时任董事长、总经理庄大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而庄毓新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金刚玻璃自曝董事被刑拘的前一日,公司董秘林臻因个人原因提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此后仍在公司任职,但不再担任董监高等重要职位。

二级市场方面,金刚玻璃的股价连日飘红,3月31日、4月1日、4月2日分别收涨0.74%、0.90%、6.47%。4月6日午市收盘,金刚玻璃股价报14.01元/股,涨幅达6.38%。而自今年2月份以来,金刚玻璃股价累计涨幅超过86%。

金刚玻璃董事突遭刑拘,A股信披违规“入刑”已有先例

*ST毅达涉嫌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被提起公诉

A股市场上,上市公司信披违规行为涉及刑事犯罪的已有先例。

2021年1月14日,上海市检察三分院通报上海市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首例违规信息披露犯罪案件。通报中虽未点出上市公司名字,但根据涉案金额、涉案人员姓氏和时间等线索,市场普遍认为案件主体是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

金刚玻璃董事突遭刑拘,A股信披违规“入刑”已有先例

据上海检察三分院通报,2015年10月,为虚增上市公司业绩,经时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任某某决定,由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林某某、财务经理秦某某及某下属子公司副总经理盛某实施,将已由他人完工的工程收入违规计入公司三季度报告,并对外披露,共虚增利润1063万余元,占同期披露利润总额的81.35%,虚增净利润797万余元,将亏损披露为盈利。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依法以涉嫌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对任某某、林某某、秦某某、盛某等四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而根据*ST毅达披露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2015年7月至9月,*ST毅达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以完工百分比法累计确认了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的相关工程费用,包括工程收入7267万元、成本5958.94万元和营业税金244.17万元。

证监会认为,上述违法行为导致*ST毅达2015年三季报涉嫌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当期披露的营业收入的50.24%,涉嫌虚增利润总额1063.89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81.35%。

依据《证券法》规定,证监会对*ST毅达给予警告,并处50万元罚款;对时任副董事长任鸿虎、时任财务总监林旭楠、盛燕等相关负责人给予警告,并处20万元罚款。

因连续两年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毅达曾于2019年7月19日起暂停上市,后于2020年8月17日恢复上市。

华锐风电原董事长“蹲牢房”,公司已退市

除了*ST毅达以外,华锐风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曾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系北京市首例。

2015年11月10日,华锐风电公告披露,公司及其相关责任人因信息披露违法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据处罚内容显示,为粉饰上市首年业绩,在时任董事长、总裁韩俊良安排下,华锐风电财务、生产、销售、客服等4个部门通过伪造单据等方式提前确认收入,在2011年度提前确认风电机组收入413台,虚增营业收入24.3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2.78亿元,占公司2011年利润总额的37.58%。

与*ST毅达类似,华锐风电也在受到行政处罚后被移送刑事案件处理。据《刑法》第161条规定,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是指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华锐风电原董事长韩某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原副总裁、财务总监陶某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判处拘役4个月,缓刑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2020年3月16日至2020年4月13日,华锐风电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于2020年7月2日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予以摘牌。

需要一提的是,在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背景下,上市公司的信披工作已成为监管层的有力抓手,资本市场“零容忍”监管持续升级。2020年3月,新《证券法》开始实施,进一步强化信息披露要求,显著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最高处罚标准提高至一千万元,对于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虚假陈述行为,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虚假陈述的,最高可处以一千万元罚款等。

而从上述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案例来看,未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可能不只面临更高的行政处罚力度,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涉及刑事犯罪。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