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这篇文章写给他

这篇文章写给他

文章来自:美愈天人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02 21:20:40
阅读:6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前几天都待在金华,周一接到父亲说爷爷快不行了的电话后,赶紧驱车前往,送了爷爷最后一程。

因为各种原因,我和爷爷的接触次数其实少得可怜,以至于今天对爷爷大部分的印象,还都是1995年那个暑假,我在金华爷爷家里度过的一个月时间里积攒起来。那段时间爷爷对我说的最多的两句话,一句是几乎天天念叨的“圣冶以后要当省委书记,再不行一个市委书记总要当”,另一句是当下中国象棋我一招把他将死时,他盯着棋牌思考十几秒后蹦出来的三个字“没有了”。

我甚至说不出爷爷退休前的具体工作单位,只知道他从事文学,屋子里的四五个大书柜中,全都摆满了文学书籍。

直到这场追悼会,我才知道:爷爷曾经是金华三中语文老师、金华文联主席,他创办了杂志《婺江文艺》,小说《育秧人》被翻译成英、法、西班牙、朝鲜等国文字介绍到国外,还出版过《陈双田》等长篇文学。

从70年代末《婺江文艺》开始,爷爷就把更多精力都倾注到文学新人的培养上。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大学生人人都能背出几首北岛的诗歌,“作家”二字闪耀着无限崇高的光环,各行各业的人都想拿起笔来,做做文章。

爷爷十分惜才,收到有潜力作者的投稿后,经常会顺着留下的通讯地址大老远地找上门,一趟跑空就再跑第二趟,只为去当面激励一下那个热爱文学的青年。爷爷还每年组织两次作品加工会,每次15天,所有金华的青年文人聚集在公社招待所,封闭式写作,完稿后爷爷一篇一篇的审阅、修改、讨论,并择优发表到《婺江文艺》上。

那时很多有温度的细节,都刊登在今天《金华日报》的专版文章里。

这篇文章写给他

可能是受爷爷的影响,我爸爸也一度成为了老师和文人,曾在浙师大任教,也曾担任浙江省文联、省作协全委会委员、省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等职,在我小时候是爸爸创作的高峰期,经常为了写小说或写电视剧本在宾馆里一待就是一个月。但可惜的是后来他把重心都放到仕途,小说基本不写了,文学的成就,目前看来也将止步于比我爷爷稍高一档的水平。

然而到了我这一代,却完全辜负了他们的文艺基因,我从小对于文学就提不起兴趣,因为觉得知识密度太低,拿起小说根本读不下去。

来做客的大人们问我:以后长大想干什么?我通常第一个就把作家排除掉,因为那时走进爸爸的书房永远是烟雾缭绕,看他们文人之间交谈时也是烟不离手,童年大脑中就把作家和烟枪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

上中学后,因为数理化成绩不错,就顺理成章地选择理科,大学专业又填报了工科,一直到硕士毕业。

不过后来我发现,自己对于文字美感似乎存在一种内心底层的渴求,每次听到或读到工整优雅的文字,都会心旷神怡,甚至热泪盈眶,这也许就是父辈们留给我的那个独特基因片段在起作用吧。

在我相当模糊的印象中,爷爷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因为他总是用浓浓金华口音的普通话对我说:“圣冶以后再差再差,市委书记总要当一个的喂”。

但这次在金华,碰到爷爷的亲弟弟,也是我的小叔公,他说:“你爷爷做事情太认真,生活里不够风趣,还好圣冶你这点不像他。”

我不敢相信,连忙追问:什么?爷爷不风趣?

叔公说:当然了,你爷爷很严肃的喂。

我脑袋像被雷劈了一下——原来,爷爷整天念叨的希望我做省委书记、市委书记,是真心的,只是因为金华方言习惯性地会在一句话最后加个“的喂”,才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戏谑感强,像玩笑话。

但为官从政,真的是一条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发展道路。

我不确定把自己一辈子都奉献给文学的爷爷,内心有没有对我产生过失望,他从未表露。

他知道我几年前转型股票投资。春节之前,股市行情很好,有爷爷的学生去看望他,他竟然自豪地说:“我的孙子股票上赚了两个亿”。后来我得知,他这一年依然每天看电视新闻,可能是记住了股市的大盘播报,尽管他自己从未开过户、炒过股。

对于人生发展的问题,我很想对他说,爷爷可以放心,其实我一直知道自己身体里流淌着什么样的血液——当我见证母亲从一位走街串巷的基层执法者,成长到2019年杭州市的十佳公务员,且工作近30年从没有主动休过一天年假;当我回父母家住时,深夜从卧室出来到厨房倒水,每次都能看到父亲和他面前的一本笔记本、一支笔、一包烟,仍一丝不苟的伏案工作着——我就知道,我必定也会像他们一样,成为一名生活中的战士,不论身处什么领域,尽管可能天赋平平,但都会朝着目标战斗下去,途中遇到再多困难,也绝不会把战斗精神打灭。

所以,当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喜欢研究那么多公司,有的还很复杂,只看那些简简单单的公司,轻松赚钱不好吗?我都只能笑笑。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很懂商业的人,这是我的工作,什么叫工作?一个优秀的足球解说员,必须做到场上每一位球员和教练的历史数据都如数家珍,一位优秀的汽车评论家,一定能熟练背诵每个品牌每种车型的各类参数。当你想要买车去咨询汽车专家时,他不可能说,我只懂宝马奥迪,其他车子我都一无所知。

当然,作为一名从工科转过来的研究型投资人,我知道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现在能做的,就是巴菲特概括自己工作用的那四个字:“阅读一切”。

希望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我能够成为一名在投资界的牌桌上有影响力的人,多数有关商业的问题,我都能抒发自己的洞见,同时也有那么一群人乐意倾听。

我想,到那一天,爷爷应该就不会对我有任何失望了吧。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这篇文章写给他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