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时尚流行 > 董邦达和《岁朝图》丨看文人书画雅集趣味

董邦达和《岁朝图》丨看文人书画雅集趣味

文章来自:暖风昔人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2-19 11:20:59
阅读:7

董邦达为清乾隆时期重要的词臣画家,平生以山水驰誉画坛。在其传世的近四百件画作中,山水画几乎占据了百分九十八以上。其少量的非以山水为主题的绘画,以《岁朝图》为代表,可看出其在山水之外的艺术造诣。

董邦达和《岁朝图》丨看文人书画雅集趣味

《岁朝图》系董邦达与励宗万、张若霭合作而成。图绘折枝花卉,一松枝、一梅花、一翠竹和一山茶花。董邦达在画幅右上侧题识曰:“东山写松”,钤白文方印“邦达”和朱文方印“东山”;励宗万在画幅右下侧题识曰:“衣园添竹”,钤朱文方印“宗万书印”和白文方印“衣园”;张若霭在画幅右下侧题识曰:“炼雪画山茶、梅花”,钤白文长方印“霭”。很显然,这是三人即兴挥毫之作,各自均以最为擅长且最为便捷的艺术载体呈现在画中。除董邦达外,励宗万和张若霭也均以山水见长,兼擅花鸟。励宗万有《梅竹芝石图轴》、《月下梅花图》和《桂菊图》行世,可知其兼擅梅竹、灵芝、桂菊;张若霭有《五君子图》卷和《水仙》、《松竹鸣禽图》、《临扬补之南枝图》和《写生花果》行世,可知其兼擅松竹、水仙、梅花和其他花果等。三人中,董邦达的年龄最大,励宗万次之,而张若霭最小,故三人合作此画或以年齿尊长为序,董邦达题识及画松均居于画幅显著位置,其松枝占据了画面三分之二以上篇幅,而励宗万的画竹及张若霭的山茶梅花则成为一种陪衬。无独有偶,在董邦达与邹一桂、蒋溥合作的《三友图》中,其画面造型也是如此:董邦达所画的古松占据画幅一半以上,而且顶天立地,而邹一桂的梅花与蒋溥的丛竹则点缀在山石间,烘托着古松。由此可知,无论何种组合的词臣画家雅聚,董邦达总是处于中心位置。显而易见,这是与董邦达供奉内廷,深得乾隆恩宠分不开的。

董邦达和《岁朝图》丨看文人书画雅集趣味

在三人绘画之外,画心尚有梁诗正、陈邦彦、汪由敦和裘日修的题诗。梁诗正题曰:“岁朝图。竹影檀栾,松枝偃仰。中有古梅,冲寒欲放。玉茗风流,差堪相傍。三友写生,豪端春盎。心迹双清,永怀贞亮。我爱画禅,实资供养。斗室无尘,香凝纸帐。与此图宜,宜以见饷。乙丑长至前二日,芗林正题”,钤朱文椭圆印“梁”、白文方印“诗正”和朱文方印“养仲”;陈邦彦题曰:“松留霜后青,梅发雪中白。一点鹤头丹,新篁映深碧。彩袖写仙姿,春光生禁掖。折枝寄同心,相期托金石。匏庐题”,钤白文方印“臣邦彦”和朱文长方印“玉堂学士”;汪由敦题曰:“一枝竹外雪初乾,落落松阴共岁寒。更倩集贤挥翰手,鹤头传取寸心丹。艳色清香斗晚妍,松筠苍翠各参天。玉堂合作屏山供,不遣纤尘到砚边。让溪汪由敦”,钤朱文联珠印“由”、“敦”;裘日修题曰:“八砖昼影斜金铺,捉笔合三友图。檀栾偃仰各有态,竹既君子松大夫。冰花几朵冒霜雪,形容乃似山泽癯。其间山茶亦位置,娟娟何自来仙姝。群公未必无意此,岁寒心事差不孤。酒酣烛跋交履舄,还须红袖亲相扶。新年最喜闻好语,诗成一笑同卢都。乾隆乙丑长至节前三日,南州裘曰修戏题”,钤白文联珠印“日”、“修”。在梁诗正和裘日修的题跋中均落有年款“乙丑”,此为乾隆十年,据此可知以董邦达为主导的此次雅集挥毫的时间当在此年。在此前一年,即乾隆九年,时年四十九岁的董邦达充日讲起居注官,迁侍读学士,并在这一年与张照、梁诗正、励宗万、张若霭、庄有恭、裘日修、陈邦彦、观保等一起参与修辑《石渠宝笈·初编》。很明显,参与《岁朝图》书画创作的七人,都是《石渠宝笈·初编》的主要编撰成员。此画由宫中同僚共同来完成,既是岁末应景的产物,亦是以《石渠宝笈·初编》为中心的朋友圈的缩影。而在董邦达与邹一桂、蒋溥合作的《三友图》中,亦有董邦达、邹一桂、梁诗正、汪由敦、蒋溥、嵇璜等人题诗,题诗者与《岁朝图》亦大致重合,可见在编撰《石渠宝笈·初编》期间,这类书画雅集是比较常态的。

董邦达和《岁朝图》丨看文人书画雅集趣味

在《岁朝图》中,董邦达所绘的松枝细腻精致,其松针工整秀逸,纵横交错,繁密而不凌乱,且以淡墨晕染,体现其画松的娴熟技巧。在其山水画中,亦可见类似的松树,如《灵岩积翠图》、《松涛泉韵图》、《松泉濯足图》、《仿倪瓒疏林含秀》、《松涧云风》、《三希堂记意图轴》、《慈山图轴》、《松壑云泉图》、《松筠清籁图》、《松崖苔磴图卷》、《松溪夜泛图》、《松亭飞瀑图》和《月净松谿图》等画中,虬曲的树干与婆娑的松针老辣劲练,与山水融为一体。董邦达亦有《仿各家树谱》卷行世,可知其在画树方面独擅胜场,恰与其精擅的山水相互依存,相得益彰。在其山水画中,松树是配角;而在《岁朝图》中,松枝则成为主角。无论配角还是主角,都可见到董邦达在不同的场域所展现的相同笔墨。毫无疑问,松树成为董邦达艺术历程中仅次于山水的艺术专长。

2021年1月13日于西坝河左岸